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天是红河岸
收起左侧

[影评书籍]公子羽《时间的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4-22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在他的博客上找到的最近的一篇与哥哥有关的文字,此后,他再也没有提及哥哥。
& B8 X5 v; f+ c+ H, W% n( x
( ?9 E$ r9 w/ x) g  F2 M7 \. s- S 无题" ?! B1 {* S; t2 l% M

; ~9 Z# P0 k1 h7 o7 ^2006-5-1 ——by 公子羽+ {7 }0 L( R% f* o- `
5 n' z* g! Z' Y9 G& w; F: v
      梦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有时候我会梦到像连续剧一样的情节,醒来后还盼着马上再躺到床上去梦下一集。有时候则会梦见特庸俗那种情节,可自己却禁不住在梦中哭泣,醒来后才感到自己怎么那么幼稚。其实,大多的梦都是醒来后回想不起来的。可有的梦却总也忘不了。有一次我对别人说,我梦到了一个盛大的颁奖典礼,只是那舞台并不奢华,到场的全是些穿黑西服白衬衫的嘉宾,远远地看不清模样。然后,是报幕的人很大声地宣布着一个又一个奖项的揭晓: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张国荣张国荣张国荣张国荣!全是张国荣!台下掌声雷动。看着这样的情景,我却突然感到难过。当喧哗愈加喧哗,孤寂就愈加孤寂。我丝毫不为他获得的那么多奖项而高兴,因为他已然不在。他已然不在,甚至像不得其他典礼上到不了场的嘉宾,还可以在越洋电话或录像带里做一些礼节的感谢。他已然不在,再美丽的语言也挽留不住幕落的沧桑。
/ G5 g  V) [6 X9 q6 f1 i4 Q9 G' _% B& R8 x, W2 G3 n
       没有泪,我只是在梦中感到难过。
' v6 i) @/ v. j7 h# K6 ~, W1 Y7 o" ]& T3 `
       三年了,我始终感觉都是一个梦,梦到的是烟火,是碎片,是江水河流,是山川百合,是云朵,是花海,只要在夜深的时候听一首老歌,仿佛仍可感受他幽幽的低吟。- t! e+ T9 m# [; I- n
# Y. `$ E3 n% W/ ~
      是的,这世界依旧有他的电影可看,有他的歌可以听,只要想像他只是暂时离开忘了回来就好了,因为他有了忘记,所以那里一定比这里幸福。就像现在的我,音响里是那一首与谁共鸣,在这夜凉如水的未央中,我仿佛依旧走在那条漫长的去往王府井的路上,想起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去王府井与闵捷和姚磊见面的路上,历历在目的是还能看见街上三三两两戴着口罩的人,还能从别人臂弯的缝隙中看到彩版报纸的一角。《无极》里,陈凯歌最起码说对了一句话: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见的。没人能完整记录一个人从出生到苍老的全部过程,就像没人能真正看见一片树叶是如何从枝干中吐出嫩绿,见证它如何趔趄地跌落在寒风中,化成一团干裂的碎片。
5 b  B- M) W$ j- Z- U8 ^* W9 i' e
$ i+ \/ j& q% K& _' C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完整的东西,都已经破碎了。认为坚固的,都已经消逝了。认为华丽的,都已经隐遁了。旧梦之所以重温,只是因此情此景都不堪如人意。此爱此恨,都得不到伸展抱负。杯雪未化,暖着胸怀的,不过是一缕飘飘荡荡的,隔世的回眸与今生的月光。
- N0 `; n/ F0 ~0 }( n* |: e8 O; {0 ^2 Y' u9 h: G3 c7 M9 K3 W
      就这样吧,不再写张国荣,不再说什么追悼、纪念、缅怀的话。四月一那天,我已经竭力在把它当成普通的一天来度过。一向认为喜欢看一部电影,喜欢听一首歌曲,或者一种长久的追忆都是自我自私的行为,它们不需要别人的认可而达成价值,也不会因他者的贬低而沦为废土。它们只是我的掌心中的一团恒河沙,因此我不想把它们攥得太紧,让它们那么迅速地从我的指缝间滑落,我只想让它们慢慢流淌,就像心甘情愿地让很多爱,很多恨,很多故事,很多秘密,老死在心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4-22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极》里,陈凯歌最起码说对了一句话: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见的。没人能完整记录一个人从出生到苍老的全部过程,就像没人能真正看见一片树叶是如何从枝干中吐出嫩绿,见证它如何趔趄地跌落在寒风中,化成一团干裂的碎片。! s9 J9 z7 s* o2 ]
---3 V+ C( @7 a. ]4 }2 c3 Y
我觉得这句话很好呢,是这部电影的一抹亮色。" d: O1 D0 r" t3 T% f- \, Z. X" f
他的态度和的灰很像阿,“爱一个人,真的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没有必要拿来和人分享”
8 s" ]- Y; S( C我尊重并深刻理解这种态度。 , e) p3 y) R! {# g

" Q0 V$ _8 z0 Z他的梦太伤感了……其实我也做过类似的梦,梦见哥哥在片场坐在监视器后,气定神闲地指挥着演员拍摄一个又一个镜头……初读他的书,就觉得此人对哥哥的感情绝不是一般的欣赏这么简单,如今看起来,似乎连自己都比不上……
 楼主| 发表于 2007-7-19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重新去了公子羽的博客,看到几篇沧海遗珠 1 u9 F  B/ q) }. K! P
3 a; q% e3 C, u4 |& ^! d1 C( z
兰若寺
0 U4 }5 L, f8 c2 X
( F, W- f. ?( q$ r% B: w公子羽 2005-9-10 21:00:00
% Y4 d+ G& n/ U5 z1 C+ ~" S6 `6 E  % i, t6 P' H. v2 G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人生是美梦与热望/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何去何从去觅我心中方向/风仿佛在梦中轻叹/,路和人茫茫/人间路快乐少年郎/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一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
, q3 V0 {3 @# S' I6 L) [, m. l  
% R% b  [9 Y: U/ Q7 a- @  《倩女幽魂》的歌者当是年轻的宁采臣。他于兰若寺中邂逅幽魂小倩,终不能结合,而往日的耳鬓厮磨,最后只能收纳于那些旧日里,黎明未醒的时辰。故事的穷尽处,当她即将要走时,他用身体挡住透射进屋的阳光,告诉她永远不会忘记她。红日初升,却正是诀别的时刻。殊途的爱情,犹如悬崖的玫瑰,守望与摘取,都不外是宿命的一种与另一种伤悲。因而似这歌所唱,美好邂逅亦只是如梦泡影。黄梁过后,人生路,依旧长。5 E5 ]" w9 U& l0 Y4 {: K. y' a
  * u) N$ x- r# t7 @! ]1 `8 N5 _, ]
  仍最心悸如这般的画面,阴阳相隔,告别的女子拥有世间最哀婉回首的风姿,可她所爱的人却近在咫尺而不能见。直至魂已去,爱弥留,空余她一句“你要保重”,依稀在耳畔回荡,阵阵微风拂过他的乌发青衫,惆怅如花香,淡淡地将他的衣襟着染。而他知道他已经再不能握着她的手,也无法追随她而去。她终于消失在光影不能笼罩的地方,目光亦不能挽留。
8 B2 o8 o$ Z5 V: k% ~& _! U' H- }5 E  4 C; I6 s3 [( o. F2 r
  此时他仍活下来不是他的薄情,因为这是他所要承担的生活。情至深处,他仍得留在白云苍狗的人世。人间最憔悴莫过于此,莫过于明了身魂不能随她而去,莫过于从此生死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4 [$ y3 k- e! x  n- ?  ) e- O4 b. {% A9 p2 b0 j4 N+ N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3 w+ |) I' d+ `8 A; J
  
' k" ]8 X! X  ^7 @6 W: T  墨痕已干,泪迹仍寒,他怀揣那幅工笔娟秀的画卷,马蹄声声,渐行渐远。

* Y  U' V2 j' ~3 e* ?- k
# _; D! a: X% w7 J

2 D4 b7 l4 l8 ]& |" G' b2 I( U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I, k. ?% A1 w0 q8 y, w
  J3 j( h/ C0 w4 O4 n7 a  
 楼主| 发表于 2008-4-13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期他还是忍不住地写了哥哥。
% a+ w0 Y( _$ ~% v
; @( ~- I- O5 N换些人演又如何 : ^. V+ K, C0 s8 x# y8 w$ S5 l' F9 ?' o

6 I4 E, Q+ k( Z+ S; n公子羽 2007-12-16 4:23:00
# V0 V2 w& c# r9 e; |% j9 D0 u
* G! M- W' f, V* t+ L你坐在沙发上,影碟机正读取着塘西风月缱绻不已的《胭脂扣》,色调依旧是鸦片般氲氤,轻浮得令人陶醉又捉摸不定……远远的你见一个人正在与梅艳芳饰演的如花款款对唱,此时,雕梁辉映着琼浆玉液,曲调帮衬着美景良宵。然后,镜头陡然拉近,这个人竟然是——郑少秋!——想起来,这倒不是不可能,事实是,这一幕几乎变为《胭脂扣》真实存在的版本。当年,成龙的“威禾”公司筹拍李碧华《胭脂扣》,除郑少秋外,周润发亦在后来十二少人选中。导演选定拍过《女人风情画》的唐基明,梅艳芳饰如花、刘德华扮演永定、钟楚红扮演永定女友。直至最后因种种变故,除梅艳芳外,余人皆非前定,导演换做了关锦鹏,万梓良、朱宝玉出演永定与永定女友,至于十二少,正如当年“新艺城”借来的张国荣接受访谈时说:“现在人人觉得十二少的角色是理所当然。但你知道吗,嘉禾开时是要找郑少秋,后来他因事不能演,才开始再找人……”9 O( F3 k! F& A3 U
5 G2 ~0 m% A+ y. P  z
听说有人会几百遍地看同一部电影。仿佛漫长的一生都可以浇撒在每秒二十四格的胶片上。我想,这意义或许就在于,电影像混凝土一样将所有元素坚固地聚集在了一起,以致造就无数意象纷繁的年代,因此,我们可以在电影里欣赏着。呼吸着。轻呓着。时而是冷若冰霜时而散发微烧的滚烫的不可替代的脸庞。那一刻,似乎可以让人相信爱情。生活。战争。信仰。在白驹过隙里可以永恒展露着时光带不走的庄严与蛊惑了。可是可是,电影就像命运的外衣,谁又知道这一切眼前的场景都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才得以出现?
, w3 P& E' ]9 o2 @; F" n7 E
9 T7 l& D4 {- @& q, w4 U正如博尔赫斯所说:“每逢一个人面临几个不同选择时,总是选择一种可能,排除其他。”由是观之,我们现在看到的电影未必就是真实。虚幻之光往往在成形之前已经历经了一百一千种选择的可能,在交叉小径花园里散步的人们,全然不知是命运的女神的微笑翻云覆雨。很难想象,优雅高贵英格丽•褒曼演出的《人猿星球》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拒演这部科幻史上里程碑一样的电影竟是英格丽•褒曼最深的遗憾,她为最后没有参与这拓展戏路的电影感懊恼。而获四项奥斯卡大奖的电影《百万宝贝》一定让桑德拉•布鲁克和阿什丽•贾德后悔得要狠狠踢自己一脚,这个角色一开始就是找她们的,桑德拉•布鲁克拒绝的原因是她被告知自己不能挑选导演。阿什丽•贾德则是因为要求的片酬太高,超出了该片的预算。这才让希拉里•斯万克第二次风光无限地站在最佳女主角领奖台上。有些时候,很多事情是很难说清的。就像,因要求自己的爱犬必须坐头等舱,尊龙失去了出演《霸王别姬》的机会,“虞姬”一角最终落到了张国荣头上。就像舒淇经纪人文隽以《卧虎藏龙》拍摄时间太长为由,帮她推掉“玉娇龙”的角色,继而使章子怡的演艺生涯进入最重要的转折点。光彩绮旎的电影不过是交接起银幕内外的阴差阳错。说是造物弄人也好,说是合该如此也好,戏中人对电影与生活与角色若即若离的体悟自是与戏外人不同。说来一点也不好笑,因为很多时候我们的状况也不过如此。7 E7 s6 D( M  H& |  Q- a

) ~; }$ _! |* J贝特•戴维斯、默纳•洛伊、海迪•拉马……她们退出《飘》退出《一夜风流》退出《卡萨布兰卡》,然后是费雯丽,英格丽•褒曼,克劳德特•科尔伯特整装上阵。或在南方乱世的烟火里奔逃,或在北非的小酒馆里重拾飘零的旧爱。她们的每一个动作都雕刻在一批又一批影迷的心坎上,只因为她们在某个恰当的时刻走入片场。她们站在胶片上迎来了奥斯卡!迎来了不朽的礼赞,这是对命运一种惊心动魄的体认,故事永远在等待好的编剧,好的编剧永远在等待好的导演,好的导演的永远在寻觅着好的演员!一部电影的摄制永远充满激情与盎然,每一个动作,每一格都有故事,它们比电影还长,还要深远,甚至永远不会结束。8 {- E3 ?5 v) t. V0 Y
 ! p5 i2 ^, R; B( s
有时候想,这些电影如果换一些人演又如何?会变得更好看,还是变成一场灾难?电影的诞生暗示了某种精神生活的提炼,崎岖的年代里每一次感叹都只为奇迹。如同沧海桑田这个词汇,愈发让人觉得电影的如梦似幻白云苍狗。我也始终觉得,对漂泊与荒芜的挽留其实始终都是涌动在电影的脉管里,这是凝固的持久所维护的时光有限。很显然,偶然与必然始终带着宿命的气氛弥漫在电影史上,那么多演员塑造出不世的角色就是佐证。每个人一生都有无数次选择的机会,也许最重要的就是给自己选择一个适合的角色,因为只有适合了,故事才会造就他,光线才会宠他,镜头才会爱他,每一句台词每一个过场都好像是为他而准备的。
  \' \) l0 g, N" c7 d
' p0 X. J: ~' Z4 t# Y) O话说回来,张国荣的十二少严重剥夺了我读李碧华原著时的想象力,哪里读的是文字,简直是看着他在小说里再演一遍,和他演的《霸王别姬》里的虞姬一样。其实,想来倒是一点也不奇怪,上个世纪30年代的好莱坞巨星乔治·阿利斯仪表庄严,所以在电影里总是扮演历史人物,一名督学就说过,30年代的小学生,长大恐怕仍以为历史上的大人物都是阿利斯那样子呢!《胭脂扣》中,张国荣与梅艳芳几次相视,关锦鹏以特有细腻表现出他们初相遇时身体的距离,在嘈杂中,恍若让人可听到衣角与空气摩擦的声音,对“机缘”的“偶合式”触感让人迷醉而彷徨起来;电影是可以重拍的故事,命运才是造就经典的魂灵,电影精神就在这里寓言般闪现:我们今天能否想象郑少秋版的《胭脂扣》会演绎成什么样?
' D6 M8 [* K, Z! Y# H; w1 f
/ A1 b6 t" w& D# K$ k5 p如果已经开始了假设这个前提,我们不会在这里。

2 J/ F. v( c3 p  X" O7 Q/ ` ; v. }9 {: k* D. r* M9 Y. Z
  s6 d3 @' H7 B* S. h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3 M- F$ G# ]/ z9 K' u0 N
) P- ?% l6 t8 @+ m' T5 @
发表于 2008-8-23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焦雄屏高了
. i% f8 L% A0 u% A0 d1 {& ^有时候走下来看看,很有些别样的感觉
发表于 2008-12-5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似淡然,却是心底不能平复的伤痛。
发表于 2009-5-25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想公子羽是不是很喜欢天涯 明月 刀这本书啊,是不是喜欢这里面的那位公子羽啊,看这名字的第一瞬间我就想到了这本书了= =
发表于 2009-5-2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幸运,现在还可以看到
发表于 2009-6-2 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当时已惘然!
发表于 2012-2-20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感谢楼主的分享
发表于 2012-3-15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 流逝在指尖 在心头 留下的 人者自清
发表于 2013-4-30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客户端|小黑屋|Archiver|QQ群|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荣光无限|沪ICP备09096540号-1     

© 2002-2018 荣光无限 - 张国荣歌影迷网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