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楼主: 天是红河岸
收起左侧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回帖整理添加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9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台前皆幻影 " {% A$ D! x' d5 D2 P

" Z" v+ A5 @7 V% S! q! I         翻看任姐逝世十周年纪念特辑的录影带(那天我不在港),发觉上节目的大老倌大明星,忆念前尘,全都变成又嗲又怯的小女孩,彷佛又回到几十年前,初踏台板,又惊又喜表演欲又强的青黳日子。阿刨尤其「嗲」,比阿嗲还要「嗲」,叫观众一时忘了她曾是戏班中的「鹤」(担戏文武生)。  / T7 [- G+ s2 ~
  当然,没有安排「雏凤」合唱一曲,是最大遗憾,也令这个特辑欠圆满。 3 _5 C- P, V7 r5 c, ~0 y
  也许是阿刨已退出了,彻底地不开金口。而她的好拍档阿嗲又另组班,不便有所比较。——只在访问中谈谈师傅轶事,难以「重拾旧欢」。
$ q7 [8 B1 T9 z/ `: a* \  演唱折子戏的,除了「八和」新秀和当年老倌外,还有嘉宾张国荣和梅艳芳,他们也是「情侣档」,可惜亦不能合唱,——因为两个都唱平喉。 : i; O$ N3 A1 b
  所有台前的「生旦」,都只是幻影,都不长久,难以永恒。反而幕后任白是经典一双。 ! H( W0 x' K+ e2 h# F/ T+ O! ]
  《花院盟香》中一折: 0 K- ?& S: r  z0 \# F
  「鸳盟初订莫相猜,便似金坚难破坏,任天荒地老,莫折此紫鸾钗。苦相思,能买不能卖……。愿作双鹣鲽,情深永无懈,一夕恩深记紫钗,赤绳长系足,那得再图赖?」
! P& l$ z- ]: S  《紫钗记》其实是雾水姻缘一夜情,——但得一知己是死而无憾的。缘分就是这样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11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在某篇杂文中提到梅兰芳的选角条件, 上面回帖有贴出扫描版,现在是文字版摘录如下:
7 o0 c/ o2 U# o4 C2 b0 q5 M! G1 F                                                                                                      0 W, m0 V3 [0 N5 N4 ^9 q' a
深夜,北京来了电影监制、策划,约我们谈《梅兰芳》的剧本。这个题材当然吸引,也可发展得很「宏伟」。其实北京已有一方筹备经年,前亦找过我,但没接。梅家后人今授权另一方制作。
8 v4 z. p% [! E& E3 [
/ \+ s8 }' G) f) q* N还有电视剧,网上说台湾亦有意搞四大名旦……由谁担演?众说纷纭,竟还白纸黑字,如什麼苏有朋、黄磊、梁朝伟……扰攘了两三年,皆讹传。   @9 b( ?0 o$ O
                                                                                 
6 N: f5 s  \; s% |整晚谈的全是当年的名人、角儿、台前幕后社会各界,一百年之间,都活过,已大去。
9 P2 R' X3 s8 H4 c# Q5 W! e' U6 u( Z  f7 {; O# i
我常有疑惑——
6 d( I- g; D- _% L                                                                                 
1 Q+ _( L- ~% p% x2 |" o. v6 A当你要拍他们的故事时,会不会有影影绰绰迷离不定的「当事人」,垂手直立,异常安静,就在身后,侧耳细听你怎麼写他?怎样评价?
& S- ?7 G: ~, q1 |) x或加盐加醋不知是否中他们的意?若不满,有些什麼反应? ( C. B0 x1 U* w% w

& i9 |2 s* `+ b! }2 q& m不是一个。是一批。 0 w- w5 |, x' Q( G% J

- @9 u# m7 D( |0 J/ R' @, b我还脱口而出:
# B- _8 Z9 Z5 [8 e
# Z6 \. E" {3 S0 G- t& s' g「你们拍《梅兰芳》,要找『对』的演员,神形俱似,男女装都漂亮,本身也是压场的名角,极难找。而且来晚了两年。若是早来,张国荣不那麼抑郁了,或者他不走了……」 ! Y5 b+ N% a, }( u
5 R3 ^% O2 b; W2 O) {  ?: \$ k
说时有点感慨。 - y2 F( A( I0 T3 y: k
. m7 }$ ^! o* b0 w
但也遍体生寒。 ) U( A) T' \" Q3 k) T1 j5 i
% B3 s& Y! i+ U5 i! ~7 U! C
一时间诸多联想。住嘴不提。梅兰芳是国宝级大师,传奇精彩,这个戏我还是推了。2 U$ T8 P" y5 O1 B! ]
1 `7 R. F; g1 a8 n. x! V* p! l5 f
——若可打破框框,忘记定位,相信是部灿烂迷人的电影,我乐於当观众。成书后,也乐於当读者。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廿四味 -- 李碧华
0 [6 f8 c9 \* G; H' J6 e- o 2 h1 r. w5 ?% O2 J5 A
正有乐坛人士,马上列了一个表,如同晨运\客作赛马预测,看看谁最有机会成为张先生「接班人」,谁冷谁热,谁可重金投注。 市面上也有多种吹捧,有谓甲是,有谓乙是……,那些甲乙丙丁戊,一些故作谦逊,一些松毛松翼,都在觊觎空凳。 不可能这样简单。 也不可能这样便宜。 这是一个讲究实力的社会,各行各业,即使卖一碗廿四味,也得把材料置於玻璃瓶子中示众,喝苦茶的客人知道这碗褐色液体是由啥熬出来的。 不是说有一个人退出,他的位子即时由候补的坐上去。 如果有实力,有没有退,你都可以上,把他挤出局,是你本事。没实力的,所有人全退下来,你都上不了。布满荆棘的血路,要靠自己闯,并非靠人让。 做碗有料的廿四味方为正经,一旦运\气好,抢到凳仔,才比较容易坐得稳阵。 打字人按:十年了,那些甲乙丙丁都纷纷去了,哥哥这张凳子没有人坐得稳。哥哥,还是你来吧。
发表于 2009-1-12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慨……
发表于 2009-1-25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風流花吹雪 李碧華4 H! Q2 r) l- m0 S9 O: o6 k0 g  i
  v; M6 d' [/ B, J
風 流 花 吹 雪
4 M& q- G9 U" j6 a2004年04月01日6 ^. @' P6 ^, X% m

: v4 G! E9 H! T7 C5 v" v2 [四 月 了 , 日 本 的 櫻 花 魔 一 樣 , 由 南 至 北 , 狂 烈 怒 放 。 每 處 花 期 不 過 七 日 。 七 日 內 , 開 盡 它 , 美 盡 它 。 花 和 賞 花 的 人 , 都 覺 得 其 他 甚 麼 也 不 重 要 了 , 心 無 旁 騖 , 等 了 一 年 為 幾 天 。 # R# n, [8 ~/ y# ^
花 開 有 花 開 的 媚 豔 , 花 落 有 花 落 的 淒 迷 。 $ r/ T; m7 w# q% k& K
其 實 最 最 最 動 人 的 , 是 拂 過 一 陣 風 , 櫻 瓣 忽 地 零 落 四 散 , 但 又 不 肯 地 。 它 是 尚 未 知 道 自 己 已 逝 的 芳 魂 , 也 不 願 知 道 , 所 以 隨 風 飛 舞 , 珍 重 委 地 之 前 的 風 流 。 像 漫 天 一 場 緋 色 的 雪 , 一 陣 輕 柔 若 無 的 呼 吸 , 一 下 最 後 的 招 搖 。
3 U2 x4 e2 o5 x/ b- @7 I但 , 終 於 , 一 切 都 會 過 去 。
2 R+ Y' r# i/ q: M記 得 北 京 戲 園 子 有 一 副 聯 語 , 很 深 沉 , 卻 又 平
* x2 S! m4 f- A' d* C淡 : — —; y0 ]- R+ ~4 A! _: A
' ]. s# k0 q5 P1 s. |
, ?! w: K0 s* E" e( D0 \  u
「 功 名 富 貴 盡 空 花   玉 帶 烏 紗   回 頭 了 千 秋 事 業
" F! j8 p9 i8 B# v) `- N9 E離 合 悲 歡 皆 幻 夢   佳 人 才 子   轉 眼 消 百 歲 光 陰 」 + Z& m; H0 `& H' h3 X1 X
過 去 一 段 日 子 , 大 家 經 歷 或 旁 觀 了 很 多 生 死 、 起 跌 、 盛 衰 、 上 場 和 下 台 … … 如 在 雲 霄 , 如 墮 深 淵 , 有 時 希 望 , 有 時 失 望 , 有 時 絕 望 。 比 任 何 一 年 更 感 悟 花 開 花 落 花 吹 雪 。 只 要 有 風 , 花 就 歎 息 … … / b  _0 Q. D  `5 Z, _* A
我 把 新 書 定 名 《 風 流 花 吹 雪 》 。 這 不 止 是 一 個 名 字 , 也 是 一 闋 靜 默 的 輓 歌 。+ j$ a0 f4 M0 j# ?/ j8 p
--------------------------------------! B. Y+ e% P+ S3 X
[....]
发表于 2009-1-30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真正爱哥哥的人才能明白哥哥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100令普通女人心动的男人
1 P* w7 e* P9 d) m1 O, u7 [1 b
6 ?" }! c% f! T$ ?- |6 _* s$ q4 D" b我比较爱单眼皮的人,双眼皮好花心。 * s4 m" Y& i; p! D) Y/ D

* H$ `: d. z2 _* G# P/ e/ s温柔体贴但又令人讨厌的男人,——真的,他非要做出些“讨厌”的事才成。 * `3 \8 R( W  h, C3 L' ~
9 M1 B" x: U1 n- U1 d) |
像父亲的,可依靠,但又可乱伦。
: d) B5 ]" \# T. Y# ]$ w' E4 D0 E: O; i1 i0 s5 j
吃完饭,有士多啤梨吃。 7 ?2 i* o2 Q  w! h# P! Y  K# T7 N

& Y% b* v3 S3 |: W7 r! {' O你一动,他就知道你动向。 ) F; A; ^3 e3 u+ O1 B! {% V- }
2 j8 o8 {: r7 }6 u  T) g
运动很棒,但双手温柔。 : |! F5 _9 N8 i8 L5 O! ^

6 M# r$ k$ s! V$ f0 c7 \不要在喝醉时把我的耳环给冲进马桶去了。
3 J  O7 [9 G$ C1 R8 `0 J* H( x# X; U) @  r
我有点被虐待狂,不用待我太好。
4 {0 s; @8 I2 H7 e; n$ k1 @
  g+ A# I, c: i6 {1 ~BBQ会生火,又会做各种料理。
3 \" u" s5 b2 I* q/ a  `- M- H
' o& d9 N  ^7 {% d9 Z他说:“请你尽管把我当‘宾佬’来用吧! 9 K, N* F  |, Y; U! L( i3 k+ U+ K

, s! k' s+ b* D4 r) m  N有没有钱不打紧,重要的是有本事。 ( u2 K$ s! y5 `- B  ]: _4 ?0 Q6 o

. p; y7 a2 V6 p) D7 t3 f; G4 J年纪小一点,小三五岁也可。 8 ?1 R5 f. v; W! D% A

6 G, v7 A  n$ g7 ^4 i4 P) e我大概要列五个条件,——但,最最最重要是有钱。如果第一个条件OK,其他四个有商量。
$ Q, O" C; n  @- C
: p; r: N2 B5 j失散的大学旧同学,现在社会很有成就。
) a8 |- N" I1 i  o/ e
; \) e- t% k' K$ @) m. A带我到札幌滑雪。
) p3 Q4 H% g, E6 @
, n  z. B* f8 Q7 [6 F' l" E& Q7 K; ^像从前学生会长的男生就最好了。 : k7 s* z8 O* V$ ?5 g5 r2 l

) {6 F! w* A4 M- \像张国荣般又是俊男又是美女就最好了。
, W! U0 S! T+ `( b  [: _4 }* ?: i% e. K3 J0 u
不知怎的我喜欢外国人和金毛。
* s. w/ \  R2 D* R. m
& C# M5 n; Q+ _/ _# G“啱倾,啱玩,啱嘴型”。 / X+ g$ M" M& u
7 ]) f+ J, L# _, Z1 [
必须第一眼已经很亲切,如果第一眼也没好感根本不会发展。
% y2 b) ^4 U% b& N
4 f. D* b5 ^$ r9 d( H+ P9 y  t大家一起到外面做雪人,不觉得幼稚的男人。同儿子打滚像两个顽童。   x" s( o) |9 c5 ~/ ]6 ~

# X' W# J  g+ ?: K# G. r& ~常常握拳,身体语言很激烈的男人。
$ l) f( j  \0 P5 J' ?+ U# j' U
% M! J0 M% O) Y肯脱下外衣给我作椅垫。
2 W0 A; l; D" M$ q0 |9 ?) g2 H' C9 Y/ P2 ~( ]; D7 g
沉默不作声。写小说以我做女主角。
% V  r4 U$ N$ J* P/ }( l0 l5 S2 z2 v* x; m+ ?% r6 ~2 C7 O  W5 r; ?
每次见面牵我手之前先吻一下。   q2 t* g0 c1 n* ~7 r0 R9 g

6 f( \* P% H. M7 U4 w1 `过几天是我生日,必须找个人同我一起渡过——及时出现那个便是了。 - z  M7 x6 T) A- ?3 w0 [* G

! N5 {/ O. H3 G$ J- A我会缝睡衣,我缝给他的睡衣要穿。 , s) a6 ^0 W* q3 P5 C& A
( ?# {& z% [# B; @" v; \2 `
不能比我矮。高度一样也不成。
6 s9 z) ^2 H; d3 [. H, q$ ?1 x) K. W* f- }; g. Z, j
没有谈过恋爱的男生,反正他没经验,所以我可以教他。 % h0 K- O2 |2 O* |5 s

$ W/ A3 ]8 R" u5 p" O0 R( d看起来像个“黑社会”,——但实际上不是的男人。
/ M7 p0 R& z1 c' u/ D9 j
! X) F8 k1 {: V  [+ s, `, w5 u我喜欢屁股小的,肩膀宽的男生。 0 y" l9 g% H4 S9 u

7 {9 T, X. e) H+ J' M6 {& _可以当我经理人的。或当我人生教授的。 % n/ T6 C  L2 |+ M( T+ |+ n# E

) f# ~# R% @( Y& V  R' m什么男人也可以呀,我总不能让人误会我是同性恋。
( w! h1 `6 B, k# G/ _
0 G; K$ w4 ~/ Z2 T$ H+ n" u什么男人也可以呀,反正只是“障眼法”而已。我不喜欢男人。 ) d- b' z+ q: [5 p+ {5 p0 W
; Q+ H4 X3 a; @* [) j
要求他是个谜样的人。
4 r3 @3 \$ P- y0 H9 T6 n( W5 b$ \* ~$ F3 s# C" x
令我想拥抱他在怀中说“你放心哭吧”的诗人。 " N) V) G# p- ]  o

3 l9 }% a- ~9 {, N' v4 G6 b细心,会帮番茄擦汗的。
! I, M; N6 n- j$ f" i2 k2 R% i9 k4 K4 D5 I" n+ i1 o& s* @+ U
做一份威风的工作,例如“战斗机维修保养”。会驾驶更佳。 1 M$ M$ T/ t  R6 E% |

0 r$ l0 M! a9 q7 o8 y9 e8 b歌唱得好听。不要像以前的男友,一上卡拉OK人家就跑。 . O3 E7 S' u8 d: c0 ]# b1 p, L

5 Z" e7 Q( }# s3 Y爱跟我耳语的。喜欢“痒痒”的感觉。
/ y! v6 N. d" i; v( ^
, a, s9 `$ f6 }1 P9 r曾梦想小岛上有金矿,希望他同我一起去。找不到金矿可以日夜造爱。 ( t+ y1 z. w2 F. E* s# |2 J

+ ], d) c+ I4 ]; }7 r1 W9 a千万不要在我和家人面前剔牙。
- Q/ j: C: S8 p3 S# H' @
8 d7 n) e$ a1 s/ e) o+ B我做户外工作,这一阵天天下雨不能出去,所以好想谈恋爱。 , N% L5 Y* e. X/ B* K
; q" _+ g) v, h: }0 G6 S; e7 B
个性最好别太认真的男人——但又不能完全不认真。
! r. ^9 o( e3 N$ c+ ~
1 T) r3 b& ~$ ]他令我二十多年来的空白消失了。   I2 N5 S9 k. L/ Z: b# I( T, f7 p

! x0 V# B" w8 y0 B* O喜欢粗犷型的男生,赤手在小溪捉鱼。并且赤手捉住贼人的刀锋。 4 _& P' T$ ]" @6 a) m  T
+ d5 @9 ^' C9 r
自卫队、CID、解放军……交过很多女友不要紧。
3 [  s% Y! {; D5 w  e% B1 B& v9 f+ g
同我讨论电视上连续剧的大结局。
/ u# _' x5 f3 ?4 k0 I
" q* X# O& {3 S% I+ }, I结婚后不会离婚的男人,——我有“帮夫运”,失去我,便是失去一切。 6 s2 ~1 H4 t7 ~' n: n8 W7 b7 @1 w$ G

. e% m% h" K* e, B# s% c0 U8 X元旦日大家牵手到寺庙里初诣。 4 Z2 m/ ~' k0 B0 X9 I+ i: Y
" f$ C. g; k3 @
看上去很可怜,但内在很有男子气概那种。 1 o% J$ |6 G9 L  g2 X7 I0 P
7 r6 y7 A4 l4 m2 I" _- C+ a; a9 j
帮我打扫房间。每天。
1 z; _, j8 P+ A" u9 Z2 ^9 d/ x
- p& c: P. V  h- G. F喜欢就喜欢了,没有原因。 6 W; T# i$ }0 e$ S5 _* K) Y* E

0 R: F4 N7 w% C% O4 K+ j$ ]6 U大家都同姓很方便,结婚后就不用改姓了。
/ N1 q& Z, u4 R" }* T+ h8 ?7 _/ i6 h2 T8 M; b) H4 z
他大声说:“我爱你!”
4 P) b# G6 A  P& h/ N9 Y2 M, h  N/ P' t8 j1 T" d9 c6 n& L
我在老人院工作,有护理经验,男友要喜欢我帮他放洗澡水及擦背。
4 [8 a' z6 ^& S( O% h6 n1 v# q
! G; D( q; @2 `! w; G2 d& Z抽烟,但不要抽雪茄。 $ j' G4 H( T7 `* r+ m+ H
5 H( {8 ]: C- V7 x. k; t! \
有黑眼圈,——像BEAR BEAR熊那样。但不是瘾君子。 0 S/ b. }/ M, w& P* L+ {
, c; g1 Z0 u5 w/ W. V6 S, @
脸大,——他脸大,我的脸看起来就小一点(我的脸比同性大)。 ! E7 d% L3 Z( h: p; ]
$ F, n% e0 \- x9 f, G' O, u$ W* p$ @2 c
爱吃我煮的生熟米煲仔饭。 * [5 D; U  h5 r9 X7 L
" g5 |3 d; A# Q  `4 N" Z  d8 B' `
一起去看烟花,然后由屯门步行回家。 " H! ~/ n& u" W+ i) u$ b

% f) ]4 T& S' h, V有剪指甲和趾甲的好习惯。曾经有男人的趾甲把我刮损了。 , I1 b6 F6 G+ s4 i8 x
( Z5 v3 H: k# R! K( w+ ?
不搞投机生意,买股票和期货,——房子就一定要买。
& d7 \' r: o" S# q
, |* C) F0 i8 f/ B$ R! X* ]常常“用力”看着我。   Y( L( P7 p; L+ [
. y# p+ A6 p: ~' g9 @
吸引得我目不转睛。不累也不痛。
# P6 \3 e9 K% X- {! P7 I, i/ Z3 V- q# R% M0 s+ E$ W, F  b
约好下回在洛杉矶见面。
" Q, `" A& L5 Q3 d+ R2 P% `3 k9 P+ t4 U# r
忠厚老实的寿司师傅。
3 j4 ^5 D6 ^, F/ r; z. T1 q2 y9 t! J% p8 q( P
充满烦恼的脸容。很少笑。
, Z1 A1 r" d' u4 F  l% m8 Z2 ^5 t: N3 {* F9 E
不能又爱我又爱男人。 2 i) s5 ?9 ?6 D5 W$ w1 A

; W" Z* X% L" Z& G第二次见面他带了个指环的量度器给我量手指,说:“做我的女人吧!拜托你了!”
; n& I/ p2 S3 }7 d7 i
* J  e- _+ t; u* }6 f$ f  B" W他保证:“认识你以后不会乱花钱。” , y7 t/ f+ g/ X
) y8 N: n8 [* P; O, [( B9 ~+ V' t$ F
喜欢体毛长的。胡子生长得快的。 0 W! x6 m1 U+ a0 T
  p# @/ ?8 T7 Q( G( ?
从来没有人带我去旅行,好想去,——旅行总会过夜的,我可以过夜。 / Z5 |# y, m8 W+ y7 e- P3 s6 x2 T
; R' `1 R- ~  k! A/ ~4 W
当然驾欧洲车,驾日本车那不成!
6 [0 W' V# T, ]/ I$ \( {4 g
" n# u5 a% e" |# n如果当经纪肯定不考虑。经理就不同了。
1 N+ u" E& u2 g+ j* P( c  Q2 _1 A* Z# I% U. S' C0 E# T
没有“打女人”的前科。 . h9 @8 M4 D5 Z8 L4 g5 J

( M0 b7 b7 O- k" [0 n! ^吃填鸭时把肥的都给了他。
0 K4 {, Q9 z" w  s* Q" p; ~
1 H# i7 j6 l- H" _, i& ^: h) n总不能要看四五级成人VCD才兴奋吧?
7 y1 r, T2 M0 B: N) M8 Z/ ^# I% F6 w- }$ F2 X/ }
我一哭,他马上投降。 . t. e/ ^* g0 S* h& l

) k: g9 q, T+ D& J. c& \5 M5 b同时孝顺我爸妈。 ! W$ [) n8 X3 e3 Y( I, P
6 V% u9 X3 B" L: x  m9 G
叫我爱得死去活来,轰轰烈烈,终生难忘的,——如果达不到标准,起码要七成。伤 " B$ t9 b+ o  L) B. h/ R
心也值得。 % |# T9 M1 z& \( _8 B8 I$ u

/ ~$ a; n- |) t, q  g: X越不理我,我越想他。
* ?  A5 u0 K- i- A  Y) \
& @, A  ]! I$ Z9 T本来我喜欢猴儿脸的男生,不过后来见到马脸的也不错。
. ~/ B! q$ t1 m5 z
9 z# v% M9 M$ ]; ]: p5 j* _, Q鸭则免谈。
3 `3 o. t( O& j* ]
0 ~: G* \5 S0 N9 Y# ~自人家手中抢回来的,也成功感。
* B! g6 p( P9 X, z8 z1 W, J0 p5 t( L1 W0 ?6 @& E
有一点点像日本人,或黑人。 & g; }' m  F# N& B; _, ^) F
" l0 D: h4 x" h" B! M: u* t3 Z9 {
不大会说话,但会跟我过快乐日子。
& @( }. K5 O, o; t  i+ Y, ]: s; S
一辈子都同我玩二人三足。 + [( K3 N! b( R' J9 ~
# p4 J( e5 E& Z; x0 T! P3 \
两人之间很狭隘,容不下别人。
, q# x& a7 B, ?
- Y* x: `4 a/ y( v' F$ S: F  c每天清晨比我早醒来一点点。 $ u* P- d* @2 _$ }) x% L8 u! c
8 D# r. t) n3 G
间中要吵架的,不吵没情趣。 # ~- a$ _; d: r) l) c" [! G

% f  n) l) Z6 u! e3 ~7 h雨中散步时不打伞。也不会穿斗篷雨衣,两只手不知藏在哪儿。 " g/ q7 f- `3 I% e/ p* g
( Q4 N- G0 Y* j- }9 U" C! D& E5 V* E) w
他是X光师,随时为我照X光。
( N2 [% R$ j. @6 o
! e& c; ]! V' K- }, ^他对我说:“喜欢说一点谎的女孩。”
* w. o8 [- g" [% J: _7 o! \& b8 ]
: F8 j0 H3 O7 w: p& E6 |0 g" t* B在五十公尺中跑赢猎犬的男人。
: t/ a/ Y2 f0 b, x% u  S8 S
" Y5 C1 C3 p% t. K" I1 A即使涂指甲油,也只涂透明的。
% F. \# ]5 E( M: A
1 i5 a5 E( u$ N+ W; C0 s* x一生保护我。在八仙岭和嘉利大厦火警时背我逃生。 3 |$ n. K3 Z4 _5 z" g5 G* F
$ C; e1 g1 h6 ~
笑起来有点凄怆的男人。 9 t( L6 D) x5 {1 O' h/ o
* q1 F0 e( p" @2 z7 f+ w
有风度,即使我不他也不会把原来准备送我的花束扔掉。 + v$ [" \8 Y2 Q2 I

9 T7 B6 F0 i# C我挺怕冷,他要给我温暖,没有壁炉也得有暖气。胸怀是不够的。 : n2 S' Q; s9 l' ^1 e$ }; s
- }8 L$ o! u$ [% A- L
真心。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飞正传》2 w  [: o! h& {2 ]6 E
  ) U- e! k- I" g8 T4 A6 D
  只道:“没时间,还是回来再看吧。” , `! P$ x5 s# t2 N( O
1 e/ f  c" g9 }8 k
  吾友强调:“不,劝你快快去,恐怕它等不到你回来。”
+ G+ l  z5 u0 l! \: S$ W7 T. n' D5 h, p/ q
  我问:“听说卖座不大好?” 6 D8 ~4 @# d5 ^+ E, l

; ~' f7 [. G4 u2 s6 ~3 j* ?  他说:“不止‘不大好’,而是奇惨,总之要争取时间。”
) R- ?; s# Z  h/ s  H* `6 d+ m! Y2 c2 ^7 G9 v( `+ Y2 W0 c
  马上赶去看《阿飞正传》,当然,大家都等待过的戏,也不令人失望。——但,有人形容得好:“这是电影史上的‘轮流转’。”记得这被腰斩的连续剧吗?我想,六十年代大概是个不祥的年代,不过,其实最好的处理是把整个戏拍完,然后以三小时长片形式上映。爱的人必然爱它,总好过遗憾地,像个未讲完,但又猜不透的故事,欲言又止,心如鹿撞。你明天再来吧——香港人似乎没有明天。 7 ^1 T8 W% L3 X7 r% H
% \% y2 l2 M( x4 W+ m
  论戏,每场的对白相当精彩,映像凄迷。我较喜欢张国荣片首挑逗、刘德华目送女子消失及电话亭驻足待铃响的几场戏。不过此片最大得益人,是刘嘉玲,不信走着瞧。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嘴》, O& e- f. Y8 `. v
  
1 H% R/ Y) t/ ~4 |. u5 ]& h  在“阴间”配音,总是很闷的,一个画面重复数十次,是为了“对嘴”。
4 q, H' a1 B; m, ~7 f8 `) S
: P7 L8 a5 S" a  N1 g1 s: o  不过,在配音间,若发现对白不如意,或临时有新灵感的话,马上可以对嘴来修改,重写。只要数着嘴:——一二三,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
. E" V1 t; l5 L0 ?8 |. g+ C- F, ]3 p! l1 a
6 I2 e( _$ ~" k* f. x# r  这样填上同样的字数,配合表情和画面一对,谁知你原来是什么?闷起来,大伙便在胡乱对嘴了。 " O7 Z6 C' d. G7 f( J3 }

6 h% ~+ i  b4 [% u! t  一场戏,是女鬼终于在一个很微妙的机缘,寻到她五十年轻不肯殉情而苟活偷生的爱人了。画面是她把信物还给他。
5 |0 r+ ~8 ~& i8 w6 R. s: Z1 w% ^" z8 ]: e& |- |, v0 x  g: _$ |! N
  她:“十二少,多谢你仲记得我,不过我等咗你五十三年,我唔再等喇,呢个胭脂匣,我而家还番俾你!”
1 K8 ?. m5 N* F$ y9 _8 ^) T7 c9 \# x
2 e# `- i6 G% ?- m  他:“如花,如花,你原谅我喇,点解你要……”
# V3 o* Y: @, h; c3 A. _0 l
# k' v; z9 J6 a: s  a8 P  我们自度的对白是: , u: f8 v' I5 N' e7 \

7 r9 |# E: V- k4 S: M/ D  她:“十二少,衰公都算寒底喇,送旧咁嘅嘢嚟氹我咯喎,个半银钱个,呢个胭脂匣,我俾番你衰公!”
; N, O8 |2 ~" z2 I; [- H( J' c, f4 c) a! ]0 E
  他:“如花,衰婆,点止个半喎,系个七呀……” 3 t. H/ l' q1 g) F8 I
, G: d$ s2 c& S* B1 @8 Y# M$ v7 `
  多么滑稽! 8 {9 w( q$ a- T4 X5 n
6 X  w# D0 {& `5 g1 Y. [: M
  所有对手戏,男人和女人之间,牵涉到“情”不是可怜,便是可笑!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待者言》  Y! p: P2 ~8 M$ C
! H3 w  q; M3 e; r, B
  接待许家屯先生的星云大师道:“一个家庭里,小孩因大人责罚而出走到邻居家去,邻居暂时收容了,让孩子有个憩脚地。这家人不但不该迁怒邻居,还应感谢邻居。” 3 Y% o, a& {( J, U
6 S7 U. R+ L8 I$ _" \8 b* j% p
  假如接待者是下列诸位,他们的解释将会如何?—— % `' \: @$ n0 L! ?) f% A3 o) B7 m  o
2 H8 F1 }; V: X: K5 Z! C
  邵逸夫先生:“我捐献予祖国款项数以亿计,难道不足以接待一位客人么?来来来!到我那小行星处喝杯茶,他们暂时还未发明交通工具。” ' B* w5 E$ I+ `# o

$ F$ w: h7 _- R% P9 y( Q  叶子楣小姐:“我不过赐予丰盛的母爱,叫他重享温暖温馨,重获安全感。谁个要理论?让他们到我面前来,打开天窗说亮话!”
$ P# \( q0 Y1 w, u( a& \' G/ T
5 A9 J  X" i! j  马勒当拿先生:“你放心,我近日脚趾甲生歪方向,好疼。保管不会把你当球般踢进网内。” " \( _& m% H7 n3 N% z- B. h# s

/ e8 g/ ?- O8 e9 W  布殊先生:“我们必须一起努力,为下一代建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故,许先生,你老人家比较烫手,不过,阁下那小孙女住下来没问题。”
: p1 }+ s& U" R$ G/ z! h3 h
4 N( ]& W7 Z* q' Y' V" I" P  林过云先生:“我已在牢房中读佛经了。北京屠夫一把年纪,不为收尾两年着想,不为子孙着想,竟然比我凶残十倍!我来接待许先生,请他顶替一下,让我出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碎尸万段是我的老本行。”
7 J4 H( D9 M+ Q' x$ L' r) D1 h3 H5 I9 m& S4 Z
  小柏林先生:“我接待许家屯伯伯来客串做我爷爷,合演儿童剧‘我们是这样长大的’!”
* m" Z4 j  P- {2 F2 g6 s8 f
3 n& e+ d7 S8 F  许冠文先生呢“出咗半斤力,想话搵番足八两?家阵恶搵食,边有半斤八两咁理想?吹涨!做就三十六,唔做咪三十六着啰。你过D情报俾我,一起度番出黑色戏剧搵真银啦!”
; {4 G% g5 [# M9 S. f. W8 y0 D, a9 F7 k) y6 g1 E4 }, y/ D
  许冠杰先生(又弹又唱):“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无定,只看今朝……痴痴笑笑……” ; J. h( S" S, }( q
7 w6 N3 h8 S/ ]. a2 @1 Z
  方励志之先生:“同志们大家换张椅子坐坐,你来坐,我去吸口新鲜空气,轮班如何?” / S& d# [7 g$ ?) _* c
" h0 c5 Y% |' E  M5 N- G
  司徒华先生:“大伙很守望相助,今日我招呼你,九七后你也得招呼我……与及我们的同志。” 3 F5 I9 T* _5 s7 X8 k

) t" J8 f4 K$ J' K+ v$ j" J  任剑辉女士:“许老来访,我们一起操曲。‘剑合钗圆’那口白,他念来真情流露呢:——老妻,请你饮过呢杯,就算许郎向你陪过不是啦。……雾月夜抱泣落红,险些破碎了灯钗梦……” ) L7 a, `$ u/ i- W( u
$ d; g/ z& Y0 y$ s; Y, P
  白雪仙女士:“哼!谁信你?即使一把年纪,来到这繁华之地,当年霍小玉不也同样悲痛么?——想那一众洋妞,半绕盘龙髻,插玉燕钗,腰肢款摆上画阁中,投怀向君弄髻描容,佢斜泛眼波微露笑涡,将君轻轻碰……。女人当然向着女人,你莫要来,我将闭门不纳,以免许老太怪责。 " D8 w$ r2 _( o3 k4 s
# H3 ~" M3 ^# {: m
  张坚庭先生:“我为下一部戏‘表叔,你好嘢!’征聘男主角。其精湛演技不应埋没。
% d6 c7 y( x) m0 t6 n/ ^曹诚渊先生:“舞照跳!老人家不爱跳古典舞,反喜现代舞,来参加CCDC夏季课程,虽邯郸学步,但我们诲人不倦。”
% b1 N+ z9 U- Z
& \2 t  a6 M3 n3 R  张国荣先生:“我退休了,阁下也退休了,大家当组织退休名人俱乐部,安享晚年。我加拿大有客房,可来合唱卡拉OK。阁下要唱的是‘无心睡眠’?抑‘风继续吹’?‘客途秋恨’?‘STAND UP’?‘当年情’?‘人生路’?……来唱高调啷,又不是唱反调,中央不会有看法吧?”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故事》- e$ ^7 ?& i. W2 Y" O1 w# C
  . [' W6 N! B2 F1 Z3 z6 U1 \
    看了多套卖座电影,益发明白自己唔掂之处,不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如此简单,而是不明白甚么才Sell。最近略有人向我提起“倾城之恋”,不禁嗒然若丧。谁会给你支持呢?其实有两个故事是心爱的,由不由我写也没有关系,如果有人肯拍出来,无论当编剧者抑或观众,也是快乐。一个是“倾城之恋”,美满的配搭是林青霞演白流苏,周润发演范柳原,朱玲玲演印度公主。我以前还做过一件戆居之事,便是央请周先生看那篇小说,他拍戏拍到剩番半条命,惺松地问“乜嘢小说?边个张爱玲呀?”另一个乃白先勇的“玉卿嫂”。如果刘晓庆演玉卿嫂,张国荣演庆生,便是心目中美丽人选。……但是世上不是有句话:“痴人说梦”吗?反正这些永远不上银幕的故事,我已力有不逮地偷偷在心中演绎为戏来自娱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唯一听懂的》4 z- V8 n6 _) i+ }  @
  $ j7 q9 J+ L) d5 E6 D
   关西电视台晚上九时放映港产片,“倩女幽魂”。看他们配上日语对白,很有趣。像另一个似曾相识的故事。 1 u6 @1 {6 O) m" K6 s% r8 H

% a; [. d# P1 @( C, ~7 [  最有趣的,主角都给改了英文名。小倩唤SUZIE,宁采臣是JOHNSON。一看之下,方才发觉,原来戏里头,他们时常互相呼唤对方的名儿,于是每隔不久,便听得男的大叫“SUZIE!”女的又狂呼:“JOHNSON!”——实在滥了点,怎么在香港看时不发觉?一定因为这是整出戏中我唯一听得懂的句子了!呀,还有燕赤霞的名儿是YAN,YAN是日圆可见对此甚敏感。 ( B  Y! p5 j% N( b: S. j! h
& v, M) B/ [( Z' ?  G
  重看此片,仍觉得充满惊喜、幽艳、火花、奇趣、写情稍逊,但“人间道”更没有。即使斩死我,还是认为:第一集是里程碑,续集则为成功的商品。 / i1 M) o7 ?. U: B6 w1 x

) _0 U+ ?; ]+ u0 L  无论如何,片子走出香港,是同行光荣。我也希望自己有份儿的片子“外游”呀,某戏在苏联,听说没配音,只一个男人在解画,也好。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游记》  
  g0 i5 O* {3 L6 Q3 |0 g0 P4 G  ( M4 d0 a4 O1 W) _! e
  久闻徐克先生要拍《西游记》,筹备数载,饲养了真猴数头,仍是只闻楼梯响。如果你搅不成,不如由本人来大话西游一番。孙悟空的首选,还用众里寻他千百度?一于由徐克担纲。其他角色分配,且一一道来:——猪八戒:洪金宝。沙僧:成奎安。唐僧:张国荣(要求纯影集中姣表情)。白骨精:梅艳芳(需露臂骨)。白骨精之母:玛莉亚(因女儿孝顺,油水充足)。铁扇公主:林青霞。牛魔王:成龙(加插大量高难度动作,如飞跃火焰山)。红孩儿:曾志伟。观世音:利智。白龙马:周润发(A角),张之珏、张坚庭、陈永荪、鲍立、陈欣健,吴耀汉(以上B角),因负重,可轮更交替演出)。蜘蛛精:钟楚红。西梁女国国王:俞埩。西梁女国太监:文隽、王晶、霍耀良。如来佛祖:许鞍华(A角,不用暴露);黄炳耀(B角,需暴露)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洗底》
9 p: i8 J7 E( l  
, [9 ^$ h0 i6 n  P; b  拍过三级艳情片的男星向其他合作者表示,希望“洗底”,重新建立形象。
3 p& E/ x& |" a; {. n* h- F, X) h% ?2 v- y
  是一点悔意吗?不必担心。
8 F0 ]2 i7 L) T4 W0 @3 ?+ I7 ~0 e9 ]/ h
  群众最善忘了。他们总记不起你上一回做得怎么样,见到的,往往是最近一回做得怎样。相当忘情,有时是好事,做得糟?不满意?不留底。下次交出成绩来,一下子翻身了。
* y2 X, }7 ]* ^: {
5 q# [( m  F: b, z& a! H1 ^  故,把前尘忘掉,寄望下一个。“洗底”?又不是三合会。连张国荣都拍过红楼春上春,大伙记得起吗?不要紧,跌倒了,爬起来,朝前看,又一条好汉。
8 ^: h2 L; P" G1 @
7 W, |! h% f$ W" z0 U1 r/ Q) A  若是做得好,希冀永志不忘,长期留念,也属痴人的梦。佳绩不能持久,当老本来吃,跌了便跌了,世上没同情分可言。旧记录只供参考,无实际效用。终落幕的一天,掌声甚难一直响下去。事过境迁。
; y+ Z$ U: f6 K) W- q% o' I; m% ]
9 t$ M8 E" K* {0 h4 ~, d" b  毋庸追悔。也不必沉湎。
  h* n$ u. v9 {/ N: @- u0 e: ~/ r
/ Z/ b( P' z2 X4 ]" D# {; K, m  重要的,永远是下一个。残酷吧?当然。
 楼主| 发表于 2009-1-31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戏弄》: p4 A. D: t  s) }
  
# a. ^8 _: L  p8 T  有一首歌叫做“侬本多情”。“情爱,就好象一串梦,梦醒了一切亦空。或者,是我天生多情,方给爱情戏弄……”
' p  X# L7 x2 w' o! @9 y5 b# U) u6 p+ C& M
  张国荣先生的歌,并不是每一首都有可听性。但他唱这歌时,简直情深款款,说不出的跌宕。听了又听,反好似被这歌戏弄了。 & H6 G& ~  _. ]9 w2 M

4 {0 U% p- }  @  我喜欢“戏弄”这两个字。——它不严重,并没牵涉到生死,又没带来任何肯定性的结局,甚至见不着因果报应。 6 W% ?, l; c7 l; }3 E
. r" _0 _1 F) i! t
  它只是不负责任。如果由得它,那末比较好的日子,就都过去了。不由它,又能怎样。 6 V8 Q) e; f% y  S$ k4 d6 l7 i3 H
! Z  ^, N2 q* J. h% q8 B% r
  当然,最好的方法惟有“无情”。但,每个人一生中,都被不只一种的,我们控制不了的东西戏弄呀,正是过了这一关,过不了那一关。有时赢,有时输。
9 x6 P3 S: ]/ s6 ^% z5 I# W
9 l* m. k; Y% M  譬如:重朋情的,为义气所戏弄。往上爬的,为得失成败所戏弄。立宏愿时,为健康所戏弄,表情达意之际,为时,景,人的铺排适当所戏弄。逃避,为偶然所戏弄。写一篇稿,为灵感所戏弄。即使吃河豚,也会为“会不会中毒?”所戏弄。……
( s' i" N& Z0 J# V
$ e, `. T$ l% b/ F- y: ~  小时候我随祖母看过一部粤语片,是“含笑饮砒霜”。我不断问:砒霜是什么东西?什么颜色?饮了之后怎样?为什么要含笑来饮?………她十分之不耐烦,因为看来她是不懂的。知道那是一种毒药了,我的小心灵纵然邪恶,无论如何都不明白,出毒药怎的要“含笑”?还自作聪明:一定是写错字了,是含“哭”吧?
$ p0 R7 f  l3 M, ~
* W) |; J' A. x+ u/ e  ——当我写到“戏弄”这两个字时,啊,原来这只是一份轻微的砒霜,顽皮而不致命的。必要饮了笑一下吧。纵是白白地笑了,有什么关系?微笑只是的“皮外伤”。 0 \! F! u4 _$ ]
' i6 N' F7 j/ d8 Z7 g: Q0 T0 h6 e
  其实,戏弄的过程还是很诱人的。过了很久很久一天想起,总是越远的越近。既不会毒发身亡,惟有不当作一回事地含笑。用我们的佻垯,交换它的佻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客户端|小黑屋|Archiver|QQ群|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荣光无限|沪ICP备09096540号-1     

© 2002-2018 荣光无限 - 张国荣歌影迷网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