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查看: 2792|回复: 15
收起左侧

[DVD] 《霸王別姬拍》攝花絮 高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26 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同道中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融入哥迷大家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 t$ _4 ?; V1 q! f2 ~; |1 V1 u
$ y6 l3 I$ f& R! w3 W) D" X
e741c2f3-7973-45c0-9d06-8c8341ab9b58.jpg
, a. L  {: B/ W- E% T. C& b* j2 l
# n$ Y+ G' v% h4 L4 U
5 N& b: d' |& K
( z; Y+ N. b1 ~7 W/ w; T7 X或許有朋友曾經發過這個電影花絮的視頻,但是今天看了一次,還是決定發上來。許多細節,看電影時一帶而過,或哭著,或笑著。光影,過去便是過去。看過花絮,才知道原來這樣難。只一個鏡頭,便要吃盡那麼多苦。
, O$ P3 N$ I6 z' t" ?5 H' T( R) K3 ?

7 E6 u1 o- [( y# r% ^藝術創作,皆是生於孤寂,死於浮華。; O7 }- X) j6 `# \% Q
) ]# L2 w- h$ C$ n" h

$ H! G' \6 B- y3 F批鬥大會前,被勒令跪著化妝,已是中年的段小樓像一個失卻靠依的孤兒般不安顫抖,程蝶衣趕快過去為他勾臉,安撫這個一生中最遙遠最親近最熱亦最冷的男人。是的,他說,這個寄居盤踞我心的男人。& v4 ]1 A. @% ^

2 B1 h/ N, h+ ^5 h1 w7 r3 H# ?$ b  {$ P6 @
並非怯懦,流眼淚是高尚的行為。在某些時候。
  W$ E- I  k2 q) E

6 |2 {( t2 E8 B* K& n/ r) n' S; |6 D$ }5 Z. {, c' U

: N. P$ V  @$ J1 o0 s7 P《霸王別姬》拍攝花絮
: H6 \% ]. h5 W) u
- L  F" w0 }/ t5 O" g! {+ a' z
( P7 m5 ]5 W( Z1 C2 g5 _; }* _. k  J: N. y9 ~# g9 a1 K

4 k2 Y+ G4 F, N5 j* X! p3 m 923abfa2-9fac-4a19-8a74-186ff555b8aa.jpg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霸王别姬》绝密花絮    轉載于 環球網娛樂" z5 [6 m: u4 N

; I% @8 J) d0 }+ s/ A1.关于打屁股& b1 J8 K) d) b4 F* z+ J

+ t; [4 y2 ?7 r9 j' {: x( Q2 v" d9 O  从《霸王别姬》小说来看,只需要两拨演员-少年和成年,但陈凯歌觉得还不够,所以他又选了一拨幼年的小演员。那些小孩们都是戏校的,长得很可爱,又十分敬业。他们可真吃了不少苦,因为所有挨打的戏都是真打。陈凯歌说:与其假打打好几遍都通不过,还不如来一遍真的,这样孩子也不知道会打到什么程度,很真实。) S( `; b! f7 ^" P0 I

. H" z, s* m" a9 [$ k- t+ k  演小癞子的小孩特倒霉,让演师父的老头打得特别狠,哎呀,趴在板凳上一边哭一边喊台词:“我再也不跑了,再也不跑了....”,直到导演都喊停了,还在喊,一看就是真疼了。+ W" y+ V3 S$ ^) f

- Q. F+ s" U8 k  还看见演小程蝶衣的小孩儿,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一个工作人员在吓唬他,说:“待会儿,拍一场打戏,要把你的屁股打成两半儿。”大人一看那个工作人员带笑的眼睛,就知道他在逗着玩儿,可小孩不知道呀,嘴里说:“我不信,我不信。”脸上还是显出担忧的表情。工作人员继续吓唬他:“真的,不信你看本儿去呀,要一半儿一半儿的打,先打这边,再打那边儿。”
" e/ B2 |% G$ Z1 p& y! B6 W" c/ t8 l( X. e. f8 n2 F) @
  演少年程蝶衣的男孩有一场跪在地上自己打嘴巴的戏,后来采访他,他说:“我爸我妈打我也没我自己打得这么狠,一共打了十九个。”打完导演都哭了。
) ^- c; A) _. a$ ^$ p; O+ T
9 a: F- j0 S" R8 R( B$ T  说完了小孩,说张丰毅。那时候的他看着真的挺意气风发的样子。他回忆那场挨师父打的戏时说:“原本导演说穿着衣服打,我觉得要表现出挺大的一个老爷们还象小时候那样,把屁股露出来让师父打,意思才对,所以主张脱裤子。张国荣说:我可不光屁股。我说:‘我不在乎,我来。’”
- r1 {& E0 ?6 z
& u( Q( F  F9 ^2 ]9 Y! x* O  等真到拍的时候,板子打下来,张丰毅真是疼得脸也变了,声儿也颤了。拍完起身,别人都上来慰问他,他强笑着说:“没事儿,没事儿..”后来,有人说:“要不你去医务室瞧瞧吧,上点儿药。”他才绷不住,真有点儿急了,回头冲老头儿喊:“你把我打出血了..”那个老头下手真够狠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2.关于巩俐
0 C# T- C5 b$ s4 d& i. _% T
( x, ]) g* D7 v  巩俐那时正当红,接受采访时显得很放松,确实有见过世面的感觉。那时候,在中国的女影星中,还真没有能与之争风的。
  `5 v) C, P5 T* l3 Y8 \% I0 G: V- N' q+ K0 K# J7 T& d
  她说她刚拍完《秋菊打官司》就来到的剧组,所以,刚开始的几天,还找不着感觉。从现代农村妇女到旧社会的妓女,一时转不过劲儿来。她谈了很多对菊仙这个人物的理解,说她在陕西时就找了书什么的,做了挺多功课。正好演秋菊时挺了好几个月大肚子,演菊仙怀孕时就已经驾轻就熟了。
  A8 f# {! e1 K: I1 }1 ?
) D8 Y6 l# H7 l7 z5 p. f7 M  巩俐最喜欢的一场戏是在文革时,批斗后,菊仙把剑还给程蝶衣的那场。她觉得菊仙最后回头看蝶衣的那一眼,表现出了很多东西。她反复强调了这一点,看来对这场戏是挺满意的。
: |& l% R0 Q) N; c( d# N" b6 x, D- e" F& Q$ f
  在拍菊仙从妓院里跑出来找小楼,在后台小楼把菊仙介绍给师弟的那场戏时,三位演员正在表演。忽然,巩俐从戏里脱了出来,给了镜头一个惊喜的笑脸,她的眼睛绝对有一亮的感觉。“你来啦。”巩俐微笑着说。镜头一转,啊哈,原来是张艺谋来探班了。张艺谋和周围的各位握手拥抱,还和巩俐挺正式地握了握手,随后,他坐到了摄影机后面,看巩俐排戏。8 Y2 {9 ]( W9 b& o+ Y

# B% }  W$ E4 T5 Q. X( @' m  Y  巩俐认为最难演的一场戏,不是激烈的感情戏,而是菊仙从楼上跳到小楼怀里那场,因为她不敢。. {% z3 |7 t# v  |0 A) d
: p/ Z9 F/ S% w/ ?
  那场戏人挺多的,因为有好多群众演员演妓院的看客,还有很多的工作人员。巩俐没真的从楼上跳,而是在天井高处不到二楼的地方搭了一个台子,大概有两米五左右,因为张丰毅高举双手够不到那个台子。巩俐蹲在台子上怎么也不敢跳,她不单要跳下来,还要紧接着说一段儿台词,巩俐说怕跳下来就晕了,忘词了。
2 f/ e' \# h0 z) o
/ M1 e% |# U: k" H% k2 v  她老突破不了心理障碍,导演喊;“预备,安静,安静。开拍。”巩俐在台上酝酿一下便泄了气,不好意思地说:“我还是不敢。”底下工作人员笑道:“张丰毅,巩俐对你的胳膊没信心。”2 X* X& K/ j/ Z" X8 q- D6 ~, P
# U9 G. R* V1 }1 Q3 i" e
  反复几次,最后,陈凯歌给了巩俐一个酒瓶子,让她喝了好几口。终于,巩俐跳了下来,又完整地说完了台词。片场掌声一片,巩俐激动得和张丰毅抱在一起。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3.关于陈凯歌& E: B; @! r' a! k7 O

6 y1 ~8 T6 K! A4 O  陈凯歌是个非常有风度的人,个子高高的。可能在电视上看不出来,我在现实生活中见过他一次,他和陈红在普尔斯马特买东西,两个人都穿了一身黑。我记得当时就觉得怎么陈凯歌这么好看,这么英俊,反而对陈红没什么印象。哈,这是八卦。
  V" n+ I  C3 W% j' O
% X- u/ R' _8 ^! x/ J. n& }" M* r  陈凯歌拍电影时很和气,尤其是对小演员,蹲下身子耐心地给他们说戏。小孩儿拍戏时被打哭了,一说停,陈凯歌过去搂在怀里,叫:“好儿子,好儿子,真棒。”- ?" i7 r$ G+ Z# D3 ^

2 [) v  o- O1 t  那个演少年蝶衣的小孩也说来拍戏是因为觉得导演很亲切、和气,对他们很好。: a) M( S% [* w1 T+ |% R1 J

  [6 @+ {0 J, r5 z  拍完菊仙跳楼的那场戏,陈凯歌拿了两个高脚杯,倒了两杯白酒。和巩俐在桌前坐下,要和她喝交杯酒。大概是摄影师抗着机器离得非常近对着他们,巩俐非常不好意思,嘻嘻地笑着,说“真是,真是...”,想婉拒。陈凯歌不依,笑着把胳膊弯过来,非要喝。最后,两人一饮而尽,巩俐倒显出山东女子的豪侠来了。
: B) w: a# ]; M9 r0 P. a" Z8 a( `! T# E1 o4 ]9 W1 c
  陈凯歌说,早几年前,香港就请他拍《霸王别姬》,他没有接。过了几年,他觉得能够驾驭这个题材了,才接拍的。5 N. R+ g% n2 n- R8 o

) \0 L% U: i* o  他说,梨园前辈对于蝶衣和小楼的感情并不认同,认为没有那么美。可是他自己觉得是美的,而且可以拍得很美。
2 q" E' C+ G% z$ h% w1 s) n1 w5 ?
  我个人认为,这部戏是陈凯歌的颠峰之作,今后他自己也很难超越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4.关于张国荣
- s, D: r( H3 k) ]( g  X) X  & E# K; G. t! r4 p" r% J+ O! }) X' @

) F3 ?# N& t* z先说拍小楼被师父打得那场戏,导演说戏时,张丰毅趴在板凳上和导演讨论着,旁边跪着的不是张国荣,而是一个笑嘻嘻的工作人员,原来他再替张国荣跑位。随后开拍,跪在那儿的就是张国荣了。
8 a4 I8 d+ ^  U$ R  
! X* Z4 n4 ^6 k) X
4 D6 W. ?/ \) ^/ H( U再有拍文革时蝶衣在火堆前控诉菊仙的那场戏,张国荣嘶声而呼,仔细听来,那声音还真是和配音很像的,只是咬字还稍稍带一点儿口音。所以,这部电影蝶衣的配音还是很成功的。
9 a$ e% i8 x% T3 S/ T  ( E5 |8 v& v: K# ?* w
: Z* o/ p. ?+ g
拍小楼和蝶衣游街的时候,好大的太阳,导演一喊停,见张丰毅不知从哪儿抓起一个草帽扣在头上,而有人飞奔上去拿把黑伞遮住张国荣。
$ y+ B) r* C5 p8 y, S  , x; M& O: h2 w( y+ ^/ _
7 Q! y& f8 R) ?) ?, l
张国荣能接《霸王别姬》很大程度上要感谢黄百鸣:当时张国荣是东方院线的签约艺员,本来不可以去接拍其它公司的电影,但是作为老板的黄百鸣不但不做限制,反而大力鼓动他去接下此戏,说剧本实在太好了,“会成为你一生的代表作”,这种体贴和大度在商业社会里是非常少见的。张国荣是一个感恩的人,从此以后每年都为黄百鸣拍一部贺岁电影,片酬打折,直到约满之后也依然如故,所以大家不要奇怪他为什么连《九星报喜》这样的烂片都接。有张国荣出场的贺岁电影票房从未低过一千万,黄百鸣对此非常感激,多次表示自己欠张国荣好大人情,公司春茗会上张国荣塞车迟到,黄百鸣抛下满厅宾客亲自下楼等候,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8 |3 o! B9 y$ c) X& `  # e1 E- Z& L5 e* W3 \- D

7 k5 j$ Y( ~/ _' O  \, p' ?' O7 t陈凯歌下决心请张国荣出演蝶衣是因为当时《号外》杂志为张国荣拍的一辑照片《奇双会》,有朋友寄了照片给陈大导演看:“动心了没有?”陈凯歌果然立即“动心”,专程去香港与张国荣面谈力请。《奇双会》那辑照片是为纪念梅兰芳所做,造型近似《游园惊梦》,拍得确实很美,但是与《霸王别姬》电影一比,立见高下,不仅化妆不如宋小川,张国荣自己的身段、造手、眼神也都非常“业余”,跟拜过名师之后的表现大相径庭。) x) ]4 |$ u& V6 c" y( ~. z9 f
- l% E' _% Y! g7 B1 g4 W
- M9 d) X& Z" i* N0 ]9 f) ~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 J+ n, u& {" R# {2 _
6 V2 Y6 x3 i% f! @1 p/ [( P陈凯歌对《霸王别姬》极其用心,许多不为人注目的细节都一丝不苟,比如说解放前剧场的看客中经常会有擎着鹰的少爷,你仔细看电影里,镜头中一晃而过的一位看客臂上就擎着鹰。. t* w5 H: a1 O! w/ O4 M8 T. `
  " u8 [9 \: N& N

" z+ P; S: u* `: t& }' @1 Q大陆很多观众对张国荣的了解是自程蝶衣开始,所以对他有个印象就是阴柔妩媚,实际上张国荣一贯是英气勃勃的小生形象,与程蝶衣相差甚远,为了把他改造成这个男花旦,剧组和他本人都下了好大工夫:找人为他配音,不仅因为他的普通话京味儿不够,还因为他的声音太过浑厚,不像花旦;剃了他的眉毛,因为太粗太直了,这回要修剪成纤秀的形状;要他保持消瘦的体型,结果常年健身的张国荣在《霸王别姬》里瘦得整个人都细了……还有他的胡须:张国荣的胡须比一般人浓重,长满半张脸颊,每天都要剃两次(梁朝伟曾经羡慕地说:“为什么张国荣可以蓄络腮胡,我就只能蓄山羊胡?”),这次为了符合蝶衣的气质,化妆师给他刮干净还不够,还得在他脸上涂粉来掩盖,但是有些镜头仍然可以看到一片青色的须根。另外张国荣在拍摄《霸王别姬》期间连行走坐立的姿态都改了,那段时间照片上的他坐下来都是紧并双腿,而他一向的习惯是大大咧咧地叉开腿坐,从前是那样,拍完《霸王别姬》之后也恢复了那样。
3 I8 t+ v6 ~: n; X6 E  ! j, E* R4 l- V# J
0 F* z- O0 L6 u1 O& Z1 D+ j5 C
电影中《贵妃醉酒》一节,高力士的扮演者是一位京剧名家,号称“梨园第一名丑”,据说为人非常骄傲。拍戏那天他与张国荣搭戏,拍完之后悄悄问工作人员:这个人学了几年戏了?工作人员回答:没学过戏,香港明星来着。老先生大吃一惊,立即上前与张国荣结交,赞不绝口,并且约他有机会共演一出折子戏。张国荣高兴地答应了。不过老先生恐怕还不知道,《贵妃醉酒》那段演出张国荣只学了十五分钟就拍成了。4 \) @: S, p  K" u: }
  1 J, P* y/ ?/ j3 D' d4 O( H9 }( H
0 w$ W/ T# O7 M
日本兵入城一节,拍到劫后余生的蝶衣,张国荣拍完之后看了回放,建议说蝶衣的化妆应该更凌乱一些才有被蹂躏的效果,陈凯歌表示同意。张国荣要助手过来亲他一下,助手不敢,于是陈凯歌亲自出马,揽过张国荣狠狠亲了一口,把他脸上的胭脂口红抹得杂乱一片,恰如几缕血痕,拍完之后果然效果更好。
# b0 |( A. `+ G- |  + d6 F, t0 t: f9 G
; B- D! P. ]/ z  x7 V* @# _+ c
“师哥你别走”一节,张国荣叫出这一句之后,陈凯歌喊停,走过去给他讲戏。从花絮中可以看到张丰毅和巩俐都停下来望着陈凯歌听讲,而张国荣眼里全是泪,一动不动地盯住张丰毅,待到陈凯歌讲完,伸手拨开陈凯歌继续演下去,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张丰毅。5 h% M$ ~5 h1 P2 ]# ~$ J5 t. m
  ; }9 `% Y# t" l2 }
, `; ?' m' I  o# `
小楼和蝶衣在剧院演出一节,要求群众演员全体鼓掌,但是一个女孩没有,只是挥舞着一张纸等张国荣签名。张国荣在台上看在眼里,演完之后叫助手找来那个女孩,一边签名一边说:签名是没问题的,但是工作的时候你就要好好演戏才对。1 Q: b' H: t1 `5 r% ^* j
  
' g* U& R2 p6 d* A# ]. b 4 w' E$ }( j$ \0 h  ?8 r; b8 d) s
蝶衣戒烟一节,第一次拍完陈凯歌就说可以了,张国荣不满意,要重拍一遍。连续拍了几次之后,他砸玻璃砸得太狠结果把手指削去一块肉,大家都很紧张,他笑着说没关系,这一回终于拍好了。
. Y4 D4 T, R# ~6 T
1 ~9 j8 l% ]7 n1 a" a4 H8 Q
$ F5 I8 L6 v0 J( g) U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8 W4 B# P! Z6 ]8 d* p+ ?: B

3 L6 F: _" t& p1 Z4 F一般电影为了节省经费,都是按场景排工,同一场景的戏安排在一起拍完。《霸王别姬》为了情绪上的连贯,是按时间顺序排工的,就是说电影中前边的戏是先拍的,后面的戏是后拍的,结尾的戏是最后拍的。你可以明显地看出张国荣在开头还不太自然,有点故作扭捏,随后入戏越来越深,演绎得越来越精彩,到电影的后半部分,陈凯歌说他的表现已经超出自己想象,不再对他做指导,是任由他自己发挥的。
# J1 z5 t0 U' V  
! p* C) a2 C' I+ @% g 9 x4 {' k4 r# {5 F* G. f
张丰毅与张国荣同岁,拍《霸王别姬》的时候处得跟亲兄弟似的,那年是他俩的本命年,张丰毅特意送了张国荣一条红腰带,教他“避邪”。& v( w# a5 }% r% |2 l
  
' c) J& I$ |: O" B) ^2 N1 f, Q
' ~, ]! \* Z9 P3 K, b8 k葛优一直以为张国荣比自己小,后来得知人家比自己还大一岁,吃惊地说:“他那是怎么长的。”葛优得了国际影帝之后,张国荣请他吃饭,热情祝贺,还对他说:“我倒是觉得蝶衣应该选择袁四爷,因为袁四爷比小楼更懂艺术,更懂京剧,也更懂蝶衣。”(其实个人觉得袁四爷真是优点多多,之所以不讨人喜欢完全是因为形象太差,这个角色如果是周润发来演,估计观众们都会支持蝶衣临阵倒戈,呵呵)
# M" R6 f/ _# T; J  @. r3 M" N* V  
$ R/ z- o* y% P7 U7 s3 B6 D8 C0 h
* h# g& p8 a  {9 e《霸王别姬》里的几位客串角色:花满楼一位嫖客是黄磊,红卫兵小头目是吴大维,给蝶衣擎伞的跟班是宋小川,庭审的法官是张进战。
7 t* @' ~4 ?  L9 t* D3 i4 {. L2 D$ }  
( g6 C  k' S+ _: k; N  I9 g
6 L) C5 e, n' Q, v& V3 ]陈凯歌找巩俐来演菊仙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照顾国际市场,因为当时巩俐是中国影星里国际影响力最强的一个,《霸王别姬》为她大幅度增加了菊仙的戏份,境外版本的影碟封面大半张都是菊仙的头像。% ~  x! r/ s  M. C9 F
  ! {- n$ [( A; H- y. l
6 c2 \- C( X! K9 v9 v
拍《霸王别姬》是张国荣第一次北上,香港朋友都为他捏一把汗,担心他到北京去过“非人生活”,张国荣自己也很紧张,带了一大箱子药,拍摄期间成了剧组的公用药品库。到北京他还真病了,水土不服,发高烧,流鼻血,泻肚子,人迅速地消瘦,他说这样挺好,更符合角色形象。
# C2 b" V, W1 o  
. Y4 m# J3 p7 W- D  p+ x
) @" ?% c% d2 G$ P% y# n批斗那场戏非常辛苦,连拍了两天,当时是北京最热的季节,张国荣在酷暑中穿着全套戏装,挂着大牌子,跪在火盆边声泪俱下地演了又演,结果拍完之后大病一场。
' G& q0 I1 P- Z0 F( d& Y. Q / N, E0 a$ B1 ~9 e7 W. L
* m: x3 p4 ]3 h! d. K. c
许多时候没有张国荣的戏份,陈凯歌给他放假,允许他回香港休息,他不走,说要维持戏里的情绪,怕分了心。而当时全剧组都知道他在香港有一个“十五年亲密爱人”,每天至少通一次电话,费用都是他自己承担,没要剧组拿一分钱。
7 ]1 v/ e3 ?# e  
! C6 f& l( g* }2 @2 I. v
' }" `6 p* N( W! s' q拍京剧戏份时上行头是很辛苦的事,勒头勒久了会呕吐,张国荣吐啊吐啊硬是吐习惯了,几十斤重的凤冠一戴一整天。行头上好之后不能吃东西,因为脸上的肌肉活动会使贴片脱落,张国荣又不愿折腾化妆师重新化妆,于是不顾自己的胃病经常饿着。就连喝水也要控制,因为上厕所不方便。拍贵妃戏的时候张国荣要上厕所,怕弄脏了一身繁琐的行头,没敢进男厕,跑到女厕去试试看,结果一进门立即又跑出来:“原来女厕更脏……”
5 {1 {: \  Z2 t+ _- u/ C  $ A- S& Z& B/ Z1 m' ^! y" P
2 t0 M. K8 ^+ C1 s- N" J
内地公厕之肮脏久负盛名,香港去《霸王别姬》剧组探班的记者都不肯在片场上厕所,每次都要坐车回酒店去上,他们对一贯有洁癖的张国荣居然可以跟剧组其它人同样去公厕深表敬佩。有些特殊场所连公厕都没有,需要在野地里解决,香港记者问张国荣:“有没有跟路过的鬼神打招呼啊?”张国荣笑道:“有啊,我每次都说‘对不起,借个光’啊。”
9 o* b* M. D& K5 }3 C& h8 a  0 p/ r. b: {' O( |( ]

, F, n2 U) Z/ Y! q/ i张国荣拍戏时总是会自掏腰包请工作人员吃饭,《霸王别姬》也不例外,当时正值盛夏,他还包办了剧组的水果和冷饮,没有他的戏份时也兴高采烈地带着西瓜去片场慰问,有一次记者探班时正看见他花了三百元买了一箱雪糕分给大家吃(我觉得一定是哪个卖雪糕的大娘把他唬了,三百元?够买一整车的了)。
1 y1 a! A5 `2 Z  
& L* b5 H( l5 u1 v9 l
+ M) x4 J* L0 f: X8 G: q/ M$ n张国荣对《霸王别姬》剧组的感情极深,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相处融洽,经常在一起玩闹,工作人员说“他是个近乎完美的人”,“工作态度一流,勤力,肯合作,没有架子”,“从来没见过他那么关心人的大牌明星”,“对自己的要求比导演还严格”……拍摄结束时他恋恋不舍,又一次做东请全剧组吃饭,席间难过得忍不住流泪,跟每一个人对饮,喝了三杯茅台十二杯白酒,素来不擅饮酒的他回到房间后呕吐了四个小时爬不起身。张丰毅和巩俐都劝他说以后还有相聚的机会,张国荣说:不同了,以后就算再见,寻不到这份心情了……+ |! s7 l% p0 E6 R
  
9 c5 F3 J& e+ U* o ) H+ l$ c) [. B
2003年初,已经被抑郁症折磨一年的张国荣专程去北京拜会《霸王别姬》剧组的老友,一一见面,吃饭,扮演小豆子的尹雷当时没有见到,张国荣回到香港之后还给他打了电话:“我是你国荣大哥啊,有机会再去看你……”7 s* j. J3 L5 [/ S

' v. s* q, z4 a . y" \2 o0 ]8 i  @3 S* p
说起巩俐,张国荣赞不绝口,夸奖她出戏快,适应快。巩俐对张国荣也是颇加赏识,只可惜〈霸王别姬〉里和张国荣配戏要比张丰毅少,要是再多一些就竟锦上添花了。张国荣玩笑道:‘那是他们怕你爱上我。”# D  f8 O  h) U& ?, N
  ! n, ]3 h+ z% Y7 e9 K! ?5 ^0 U

/ x- @" z8 P% |张国荣和张丰毅是同年同月生,而张丰毅仅比张国荣大十二天,而且两人都姓张,张丰毅便成了当然的师兄。张丰毅腰间配有一块红布,说是本命年带上红布可以辟邪。张国荣到北京后,张丰毅神神乎乎地向他宣扬红布的威力,并亲自送了一块红布让张国荣系在腰上,此事一时在摄制组传为笑话。
+ _# w- D7 e5 \& w) d+ P! Y  ' g" Q5 Y& R5 o

0 |: m" f5 [" U7 t* U6 G整理一下电影中张国荣自己的声音。
5 V+ L  o/ ?3 d% Z- i, J. G  一.救段晓楼出来后的两声“师哥”7 d" M- H" \  w. r. k
  二.在戏院外的咳嗽声/ D. e( X; @- U$ D
  三.关师父去世后和小四的一段对话
0 G, d7 P5 P! y) e+ p6 T1 k1 [  四.唱的那段“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
4 Y$ G2 Y8 o0 e3 q1 q9 h) f  五.法庭上“你们杀了我吧”& Q) w2 U. x' G. u
  六.第二个抽大烟的镜头中的声音6 C: x4 x$ [; B0 E6 n
  七.戒毒时的所有声音,包括那句著名的“我*你大爷”和超级催泪弹“娘,我冷,水都冻冰了”
1 J- b$ Z$ s, W  八.和小四决裂后喊的“永远都成不了角儿”那句5 w! O( {  S5 u
  九.菊仙自缢后他的喊声。0 J( K9 |/ y# D2 v6 t
  唔,很想找齐十个,来个十全十美,可惜耳力有限啊。4 {  x" ~5 U( F1 c' a  O
  另外,演少年蝶衣的男孩子叫“尹治”,字幕为证。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 v( f  y% u6 b

- c) p* O0 k8 h) f关于奖项问题:《霸王别姬》获得第四十六届戛纳国际影展金棕榈奖、美国电影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和第六十六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张国荣个人获得第四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特别贡献奖、日本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片男主角奖和第四十六届戛纳国际影展最佳男主角提名。7 X/ [. f5 j0 F9 w
  & ^( q( G$ ^2 Z( I2 I$ P7 ]
6 {7 R- O0 Z3 O2 A
戛纳影展张国荣以一票之差落败确实很可惜,连评委会都对他表示抱歉,据说是因为最高大奖金棕榈奖和最佳男主角奖不方便让同一部电影兼得。至于在国内影展,张国荣并不是在评选中落败,而是由于政治因素,干脆没有得到任何提名:在大陆,《霸王别姬》由于涉及文革情节,先是全面禁映,在戛纳获奖之后才获准公映,但是不允许做宣传,也不能参加金鸡百花等奖项的评选。在台湾,《霸王别姬》被列为大陆电影,也禁映了,不能参加金马奖的评选。当届金马奖结束后的一周,一个声明出台,说以后无论是不是大陆电影,只要在国际上获奖都可以公映,于是第二年的金马奖,大家都以为《霸王别姬》应该有份,据说被提名最佳男主角的演员们第一反应都是询问张国荣有无提名,说如果有他,自己就不抱指望了。结果是在影展之前出台了一套二分一制说《霸王别姬》不合资格,仍然不能参加评选。在香港,《霸王别姬》倒是没禁映,但是不算香港电影,也不能参加金像奖评选。……张国荣自己对个人境遇从未抱怨过,我说这些其实也真的没有什么意义,奖项确实不是衡量水平的唯一标准,像程蝶衣这种公认演绎得出神入化、深入人心,甚至导致观众们纷纷把他与演员本身混为一谈的角色,在国际影史上也是不多的,这应该已经是一个演员能够取得的最高成就了吧。) Z* J. Y  @, [
  $ P) u! n; Q6 K6 r2 q  T

; L! y5 v+ g2 i- v0 n5 w# o碧华后来对张丰毅是很满意的,称他和Leslie是“绝配”——这个词儿想来不是谁都当得起的,张丰毅的样貌扮相都没得说,气质也与段小楼的草莽刚硬很贴合,虽然表演上没有出大彩,但也算是交足了答卷,不过不失。
6 m5 a. w; U2 q# X- S5 o+ Q2 L6 C, G0 z  
- @. \3 @6 z/ J) G% @. O
! T$ x  i. v1 X0 W& u" m" K不是任谁都可以做出那种“如灵魂附体般”的演出的,Leslie达到这个程度,我一直都认为这是我们大家的意外之宝,尽管他自己对于自己一向都是这样的要求。十多年前我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之时,看到“去得这样尽”的演出方式,深刻感到对于演员本人的巨大伤害。我对于他的感恩由来于此。看看别人在戏里的常规淡定,我常常颠三倒四地想他本来也可以不这样,那他为什么要这样。( c8 L% G$ X' K& N, x* W
  
: u$ k& Z: m* R( w& t6 ^ 5 w% M) R5 \1 {7 i1 U* B
另外我心目中还非常坚决地有着一个毫无可能却不时神往的绝配——张国荣-程蝶衣,姜文-段小楼,菊仙-张曼玉,如果是这样三个“好戏之人”对戏,那么“师哥你别走”那一场大戏都想像不出将会精彩成为什么样子。(汗!那么整部电影也不知会变成哪样的精力弥满,神完气足。)
  C% @; E3 M7 j' _2 W, y' Y9 O  
' o& {7 [% w& d5 M1 k( y7 A2 I/ M' }' E
8 R7 B" L0 v; U# T% r* N姜文当初对于这部戏的确是有向往的,不过他看完剧本以后,表示想演程蝶衣。他的美好理想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他的能力我们也姑且愿意信任,不过想象一下他老人家中戏读书时从来难以及格的“形体”,一旦戴上如意冠穿上鱼鳞甲,任是有宋小川这样的绝顶高手描画,恐怕也很难很难让人对着这样的一位虞姬说出“风华绝代”四个字的!!再滴汗!
6 j: ~; a8 c! N + x+ C# L+ o1 M6 J$ m; r/ {6 z8 W
: _% k) O" ~3 c/ `( o
 
6 _$ o2 A1 Z9 T  n7 V《霸王别姬》在两岸三地评奖中的难堪境遇,在中国影史上实在是匪夷所思,绝无仅有。尽管在内地引起上层不快一点都不奇怪,到现在对于电影内容的审查依然是异常严厉的,前些时《中国青年报》“冰点”栏目曾有大篇文章谈出陈国星等“主流导演”都“活不下去”的抱怨。我记得93年某期《求是》杂志有一篇《霸王别姬说明了什么?》,题目就是文革式的诘问,内容自不待言,被“两报一刊”点名的作品,行话那叫“定性”,出不了头那是必然的。不过很可幸这世上另有一句真理叫做“到头来,时光洗礼,唯有风采会留低”,这部电影以及张国荣演出在人们心中印象的存留,已经不再是什么具体奖项所真正能够表述的。
& Z% A9 E. V% r% k- E$ g  
' F' I# _' n) B8 Q' {# ~0 w
5 g2 V+ u0 H  W3 v* f; B这样的前提张国荣一定是心知肚明,他后来固然能把将奖项看得云淡风轻,难得对于自己的演出亦是非常谦虚,非常清醒。他说相较于姜文以及可能的其他人选,“我只是比较适合于这个角色。”他和姜文也有很好友谊,为了筹划自己要做导演的第一部正式大戏《偷心》,专门北上向姜文讨教由演员向导演转化的诀窍,二人交谈愉快,喝光了一支红酒。其实他那时病得已经很厉害了。! |8 U8 ]& o1 K* E
  
1 K& N7 _+ M$ p. u. q
. N4 U- I5 ?4 @另外当年程蝶衣的可能人选,除了尊龙以外,还有一位反串歌手胡文阁,扮相也很美,只是由于国际知名度不够未做进一步考虑。近年他已正式拜入梅葆玖先生门下学习梅派艺术,中国京剧院目前正在排练的京剧《梅兰芳》中(于魁智主演),他扮演虞姬,在背景中有剑舞。世事渊源无尽处,每每绵延至此。  h9 F7 K7 Z* P1 x5 A* D
/ p3 F/ c3 ~( \9 t( M6 R$ p) u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花絮中张国荣等人的访谈(口语)。只有他们回答的话,无提问的话。! @' s! Q. I- |( t# x* O+ R% w

6 t. g  i. ~2 `/ C" X  张国荣:$ k. ?% ~: V$ J% w6 U
& C' X, E( [& l0 X- c, I
  程蝶衣是比较自恋跟自我的一个人,在性格方面。也是一个悲剧人物。因为在他在世的时候,从几岁开始,母亲抛弃了他到后来六十多岁重遇他情人的时候,他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他最满足的时候就是在台上表演京剧。跟他的师哥扮演霸王别姬的时候,才是他一生最光辉的时候。另一方面,在感情上他是一个非常aggressive,还有他非常空虚。在后期的时候,就是菊仙把他师兄抢走的时候,他是极度空虚的。我觉得这种感觉应该好好的演绎出来。
# H( o- n, g% o. @& x6 ^4 {
8 x% @" Q( p7 ?% s% ]% q' H/ ~  我不希望做程蝶衣,我的意思是说我本人不想是他,因为老实说我比他幸福太多了。可是我非常爱演这个角色,因为我基本上非常喜欢扮演一些悲剧人物。这是一部非常沉重的电影,也是一部艺术性非常高的电影,我希望大家会喜欢。
3 @' C4 B1 i6 H; q* V! Y0 z8 v
8 [; A4 J, d# V  (陈凯歌)他在拍每一场戏之前,他都会找那场戏的演员开一场会。他希望你怎样去演这一段戏都非常的清楚,他不会让你有半点含糊的感觉。可能就是我们拍戏的时候,每一位演员都是非常成功的演员,譬如说:巩莉、张丰毅、葛优……,他们都是非常有实力的演员,所以加上陈凯歌在开会的时候跟我们讨论之后,我觉得我们到现场之后都应付自如了。我觉得拍一部好的电影,除了在戏剧上让观众有享受,在演员方面要挑选正确之外,就是导演方面应该要在这部电影里头deliver 一个message。我觉得凯歌在这方面,在霸王别姬里已经办到了。
$ w4 J. J" ?% o% K
$ V6 ^% R% w% p9 b7 j8 V7 H  我先要感谢的是李碧华。因为她的两本小说把我当做她的男演员的蓝本。我第一次接触这本小说的时候,是我自己去买的,就是十二年前,这个角色是比较敏感一点,在我当时来说就是有心无力了。我不能接受这个挑战,因为唱歌的时候,我要顾及我自己的形象问题。但到了现在就不一样了,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比较专业的演员,而且我现在不再唱歌,那所以我把自己当成一个比较serious的一种actor。所以我有这份勇气接受这个挑战。/ r  ~8 C, Z( T: T1 ~( Y

, J/ @6 e5 o' w3 u8 G  陈凯歌:
6 x+ Z( h) a' _( T' s! R( P2 Q- D
* t8 ^( y+ t0 Z) O; c- T3 B  这个主题是个背叛的主题。背叛的主题是由两个人的故事开始,就是由程蝶衣与段小楼这对师兄弟的关系在二十年代的中国京剧科班里开始这样一种很深入的感情的关系。应该说最重要的人物就是由张国荣扮演的程蝶衣。他的戏非常难处理,他面临着很多很细微的情感表达的问题,就是怎么样去能够非常准确的,同时非常锋利地揭示一个人的内心活动,最终使自己感到我是一个女性,我就是再世虞姬。我过去跟很多西方记者讲,我说在我所有的电影中,都一定有一个我在精神上完全认同的人,在这部电影就是程蝶衣。
- A+ a' F2 s% o1 o* r
; r' ?! m+ n; ]; w/ o+ P6 |  巩俐:
( X( B# g* |4 ?: x+ t7 [" {% `( s5 i$ _
  拍戏过程中呢,看了很多资料,就是关于妓女方面的。我的同学非常好,她给我一些书,就是写一些文革期间、文革之前的一些妓女的书。另外,还有就是戏班的生活我也应稍微了解一些,因为演的就是戏班名角的老婆,那一定要懂得一点戏班的事。再接下去是万分幸福地述说他们如何是“幸运的五个人而且是最幸运的五个人”。他们有的是会计,学生,工人和在银行工作的人员。先通过汤臣公司“跟这边联系”再征得张国荣本人的同意,5个人兴奋地相约又兴奋地前来的,还特别声明“全是请假或是放假不耽搁工作学习的”不然张国荣会骂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的小说:
: p1 W. R2 l7 z7 S5 Y% Z/ h% c; W( R8 r6 E* o) L9 b2 a1 _$ p
  完成于七九年,《霸王别姬》出品人徐枫于八三年购下电影版权。李碧华本身对这部小说也很紧张,参与一直很大,导演与演员人选也要她同意。3 z1 ]; i& q# {5 e- w

7 ]9 q+ S3 Y5 s' {: o0 j6 ?  陈凯歌的电影:- o: P; l. p8 v' N; ]6 ]

: Y, z# @! l: U7 \8 q  寻找《霸王别姬》的导演,徐枫第一选择是陈凯歌。时为八八年,在法国康城,陈凯歌的《孩子王》参加当地影展,但他当时对这个戏兴趣不大。之后,徐枫曾经考虑找许鞍华执导,而当时李碧华最理想的卡士是成龙与张国荣;但因为戏里两男角反映的同性恋关系,嘉禾强烈反对,成龙也觉得形象有问题。后来又尝试找周润发,但因他与金公主有合约在身而告吹。 直至陈凯歌完成《边走边唱》后,与徐枫再倾谈后才落实拍这部戏。 陈凯歌于七八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与张艺谋,田壮壮等被称为「第五代导演」,过去作品有《黄土地》,《大阅兵》,《孩子王》与《边走边唱》。他经常提及,《霸王别姬》为他的第一部商业片,以前极力回避的戏剧性,这次花了很多工夫去经营。! b' `, \/ Y" r7 p
1 U  D7 K- ~" U
  《霸王别姬》的剧本,除由李碧华改编外,还找来内地编剧卢苇合作,主要使对白更具北京味道,加上陈凯歌必然参与创作;三个人将剧本反复修改接近一年。其后,李碧华再按剧本撰写全新的《霸王别姬》小说版,此原来二百页的篇幅,增加一倍。 修改剧本时,已开始搭景。《霸王别姬》全片在北京拍摄,共搭建了五条街道;但主要是搭建戏园子后,才知道这个戏的规模愈来愈大,因为依照当时戏棚的面积,满座一定要有一千人;而戏园子在电影里很重要,它记录了时代的变迁,三十年代是戏剧最红的时期,然后是日本兵,然后是国民党,共产党;每次改朝换代,就是另一批观众,有一场文革批斗,也在戏园子内发生。 电影在二月尾开镜,拍了半年,八月完成;由于拍得很长,全在日本进行的后期工作做了很久,单是剪成现在,一百六十八分钟版本,又用了个多月。现在电影安排于十二月二十六日首映,时间紧迫,紧迫情形可能是在二十二日由工作人员亲手自日本拿拷贝回港。# O. B$ H1 [' c) ~- l' o

; I4 @& b; n6 w" y# `: O 仲夏的一天,北京处于暖高压脊控制中,最高温度达35摄事度。〈霸王别姬〉摄制组偏偏选中这天,在故宫午门外拍第45场戏。
) x2 ^( r7 w, k0 b& B+ J6 r: F* H- `6 G2 q/ _/ u
  这场戏讲的是:七七事变后,一个寂静的黎明,刚刚场完戏的名伶程蝶衣(张国荣饰),还没有来得及卸妆便拖着疲倦的身子坐上洋车打道回府。车夫拉着他奔跑在石板路上,忽然发现远处出现一队骑兵。车夫预感不好掉头就跑。日本骑兵追将上来,用雪白的战刀,挑开车帘……+ F( H9 ~! X: D" P! y( O6 j8 y) C

4 `. w, l, E7 ]# I5 L1 z  白天,导演陈凯歌,摄影顾长卫勘察了外景地。' O  \3 C( A5 v. n# t( w( p

# K& ^+ r- F+ W' h  18:30分顾长卫第一个到达午门前广场。. F$ `, d3 V1 J5 _9 U
; N" ^; E' K2 G: q  P, N4 g
  故宫博物院早已关门,熙熙攘攘的人群消失了。惟有几个男女少年在左顾右盼,我问他们是不是在等张国荣,他们点头称是。0 r2 k7 l4 z' v6 s* c

* ~0 z" M% B* G' `% ^. @  19:00摄影组全班人马开到午门。瞬间广场上忙乱起来。过路行人纷纷围拢过来,公安人员不得不清理场地。剧组的一位姑娘被请到场外,任她怎么解释人家棱是不信。
  @+ c7 B7 m3 R( E9 `
! s, C% c; c- n6 A4 g* ^  摄影机架在广场东南角。清洗胶片的清洁剂喷出的滋滋声就象行动的号令。故宫售票处的广告牌被用红布遮起来。广场中间的栏杆贴上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华民族不可辱!”等标语。门框上插上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照明灯被布置在各处,电线像蜘蛛网一样铺散开。北京空军两个直径1米5的探照灯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8匹烈马用卡车运到现场。谁想其中竟有一匹公马下车没多会就和母马眉来眼去,踢踢打打。一不留神,他竟然与母马抱成一团,还踢坏了剧组的丰田车。副导演张金庭只好亲自管教它,拉到一边凉快去了。
; `( c7 @1 L4 F. E" H* `2 {- P# Z8 y8 P* q0 g6 j
  一辆洋车推到东侧,车夫身着青色短褂,头戴毡帽,整装待发。骑手们跨上战刀。最后张国荣出现了,他化好了戏妆,满脸油彩,和原来判若两人,致使苦等多时的影迷竟然没认出庐山真面目。等到反映过来,为时已晚。民警形成的安全区连一个苍蝇也飞不过来。
9 e$ f$ I3 ~: b- Q* j0 P# f4 d0 ?* X; X) R) k' d
  21:30陈凯歌说:“来,我们试一试。”
1 {  o5 H4 N4 I. }$ F
: B! c/ l4 e# e( ~- B- l  他坐在监视器前,看罢,不知为什么突发一念:要水,地上要洒水。各部门迅速行动:有人去截洒水车;有人打电话到消防队;还有人干脆从旁边国旗班借来脸盆,水桶,一盆一桶的泼开了。陈凯歌身先士卒,来到泼水的人群中,汗水伴着自来水一起洒在地上。
( N- O$ ^" u6 i' c) F1 e7 e( f2 c/ a
  22:50第一个镜头”路遇骑兵“经过三次实拍通过了。
$ }1 S: N; g; P2 }# S/ Z
  ~& |  j  d3 k# N) R" J7 M1 h  此时张国荣想忙里偷闲,站起来才觉身体不适,赶紧找厕所。看热闹的人已所剩无几,影迷只有三个小姑娘还紧守阵地。她们可是终于见到国荣,又是拍照,又是签名,多亏“保镖”跟随,不然张国荣真个“掉到厕所里了”。' {6 {) `* I; n4 v$ s

$ l& _( K) M8 q  23:24第二个镜头“骑兵包围洋车”开拍。7 F# V) R$ s. Z
! `0 z* Q  p  Y/ ]* o% F
  陈凯歌即要地面有水,又要空中有烟;画面上要求骑兵在围困洋车的运动中,“唰”地抖开太阳旗,立刻静止下来。做得自然合理太难了。何况还有不通人性的马半是演出半是捣乱。失败一回接着一回……$ s5 h' f; [, j# d: n! d4 ~

7 u2 M5 \+ {  D$ D  0:00陈凯歌喊道:”希望大家努力,要不然没完了。”
2 o3 `% @! c, o4 q" x- A: b0 ^* v- F" U: K: v, H5 [3 B/ z5 u, y, B1 F8 a* x
  第9遍开始了,急噪影响着每个人的情绪。铁马蹄踏在花岗岩的地面上,水象润滑剂,一个骑兵的马倒了,人也倒了。他不顾疼痛的身体重新戎装,上马再来。第10遍,又一匹马滑倒了,副导演张进战安慰各位“大家别急,慢一点也没问题。”第11遍,黑色的战马在镜头前不动。第12遍摄影机出了点小毛病。第13遍,两匹棕马站在探照灯下不走了。奔跑着放烟的效果师和泼水的人们,与导演的“预备,开始”“停”穿插进行,所有的人都眉头紧蹙。8 @$ f) K7 C) r# q- F
; K' |0 R% v. x7 t
  0:10第14遍完成,陈凯歌回头看看身边的张国荣,张国荣点点头。陈凯歌略显面前地说:“就这样吧。”0 \# x9 ], ?& X2 c, U  }& V& _+ R

2 D( A' L2 G2 l2 X# q! ]/ o  最后一个镜头:“程蝶衣车中受惊。”
- J8 ?7 r: R( v% o% F- Z& y$ }- H( E* X2 Z+ X
  0:34第一次试拍后,陈凯歌和张国荣反复看着录象,研究着程蝶衣的内心因素和外在表现。一会儿,张国荣转身对摄影助理说:“大卫,亲我一下。”1米8高的大小伙子吓呆了。手足无措,不知何去何从。还是陈凯歌反应快,抱着张国荣脑袋就是一口,还问:“行不行?”“再来一下。”接着又是一个热吻。原来这是剧情所需。需要程蝶衣面容不整……
* x' c& i9 O: L4 w1 F% `* E+ G- \+ H# i. a. P# ~+ c: i5 V
  1:07第7遍拍摄通过。9 ]. M# r/ a) y; g, A
' C$ {) {0 ?/ T! g" S
  灯光熄灭,所有的人默默地整理现场,汽车马达声响彻夜空。3个小姑娘望着张国荣远去的身影依然含情……
发表于 2011-8-26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你收集了那么多资料。精彩
发表于 2011-8-26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有心啦~~超爱霸王别姬,无法形容的喜欢。0 B: |* f) Z( ~
另外感慨一句,黄百鸣先生对哥哥真的很好。
发表于 2011-8-26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 z1 w; L& R5 |& s0 W蝶衣受了那么多的苦。。。。  m$ s$ d4 F* n! `1 j/ D" l: b

* Q- P) V# m' H% E" f7 u  Q+ w要想人前贵,人后得受罪。
发表于 2015-11-7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视频可以欣赏啊?
发表于 2016-4-21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leslie,miss you muc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客户端|小黑屋|Archiver|QQ群|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荣光无限|沪ICP备09096540号-1     

© 2002-2018 荣光无限 - 张国荣歌影迷网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