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查看: 75|回复: 0
收起左侧

张曼玲:我与张国荣的忘年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 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同道中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融入哥迷大家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张曼玲:我与张国荣的忘年交 (张曼玲是张国荣霸王别姬的京剧老师)

记者:你当时接受的时候知道是要给张国荣做老师啊?
张曼玲:这个陈怀恺先生跟我讲的时候,就是说给香港的张国荣,给他做这些个身段的训练,或者是普通话,帮他去辅导这些个。
张曼玲:那我当时就有一个想法,我是咱们这个,国内的也是著名演员,也是艺术家,首先我想到什么啊,跟这些个,所谓咱们现在说大腕啊...

记者:天王巨星
张曼玲:他们还(是)巨星,跟他们接触的时候,我当时就想,第一,不卑不亢...我不会去(因为)你很高,或者是我如何怎么样,首先是互相尊重,一个真诚的态度,我首先是这么想的。那么我们初次见面是在哪儿呢,王府饭店。车把我们送到这个王府饭店门口,他已经在大厅等候了...
记者:他候着你们...
张曼玲:他候着我们。我一看见他,当时我印象很深,他穿着一件皮夹克,我当时看见他,我也很拘谨,他更拘谨。第一句就是,张老师!过来,拥抱...所以我马上把原来那种想法啊就降温了

记者:您肯定原来就觉得说,哎哟香港来的大腕啊,是不是特别有架子...
张曼玲:对!
记者:在这个架子面前,我也绝对不能示弱..
张曼玲:对,我也是这样,就是自尊心都很强...
记者:但是没想到...
张曼玲:没想到。真的,是一个很自然、很大方、很亲切的,这么一个年轻人
记者:他原来有没有一点京剧的底子?
张曼玲:没有没有,一点点都没有,没接触过京剧,他跟我讲啊,第一次。
记者:我挺好奇的,教一个初学者,开始第一个动作怎么摆,这个手上的姿势怎么教啊?


张曼玲:一开始的时候,他呀,并不是我一开始就说,这有一个动作我怎么给你教,他自己就来上了!比方说穿这个斗篷,“张老师我这个斗篷,我这是不是...(摆造型)”我说,哎~行啊!我说你还...这感觉不错啊!再给他一些个纠正,一些个脚步,一些个..说的时候,他感兴趣极了,他马上他就觉得,他就,你一教他一些个程式化的一些个动作,他先神领,他用神气来领会你的动作。所以他披着斗篷扶着剑这拉着山膀这些东西,哎呀,不得了,那非常非常到位,就是什么呢,神韵啊,我们京剧讲神韵。当然一开始教的时候,我们内行,我带学生也是这样,他都是模仿,但是模仿只是个开始,要他神韵...


记者:他要有那个味道出来啊
张曼玲:对,比如说,就是,呈~上~来~(表演)比如说有这个镜头的时候,那么有这个动作的时候,我就给他说这个身段,比如说闻花儿的时候,那我就给他说闻花儿的动作,另外这个,到这个卧鱼的时候、这个走身的时候,结合这些个镜头,给他说动作,还有关键是一个什么,这些形体动作我倒觉得好办,也就是差一点,都没关系,对吧,他究竟不像说是专业的练去要求你,基本上就差不多了..他好在是什么呢,就是神韵,神不到戏不妙,所以他就给你做得特别的妙!他就是神韵(好),他的悟性太高了。

张曼玲:一开始我都叫他张先生,比如说这个剧本,你这个普通话怎么讲,你这个身段怎么做,我们在分镜头的时候,总是(叫他)张先生,后来他说“张老师,我是您的学生,不要这么称呼我,叫我的名字,国荣,好吗”...真的,他这一下马上我就,一直到后来就(叫他)国荣,就是国荣,那到后来几年的过程当中,其实我们的这个辅导,作为我,时间并不太长,我的先生史燕生他一直跟到底的,我这也就一个多月吧,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教他的过程当中,他很用功啊,他很用功,很有悟性,很有灵气,你要帮他扶着剑,这个拉山膀,他马上就,(有)京剧的这种感觉,这种程式,这些东西动作,而虞姬的这种人物的气度,马上就出来了。



张曼玲:我平常跟他说话的时候,我就是(教他说)张老“师”,张国“荣”,张曼“玲”,就是教他这么说,这个吐字发音,这个普通话,这样,没有单纯给他去语言训练,平常在交流当中给他纠正,就很自然。在这个《霸王别姬》里头,程蝶衣这个角色的时候,他要自己的声音,都不要配音,后来实在是太难了,是吧一下子这个什么,后来是杨立新吧给他配的音。
记者:那当时为什么他自己还要勤学苦练地练习这个北京话?
张曼玲:他就是,我觉得他就是对自己要求完美,我一定要,我觉得自信心非常强,我觉得我一定能够做到。
张曼玲:贴片子,勒头发
记者:那眼睛都得勒着...
张曼玲:当然了,而且这些头面都很重的,包括凤冠...
记者:他当时作为一个完全的门外汉,他能接受得了啊这些妆?
张曼玲:他好像都觉得没有把这些东西放在话下,他都没觉得是(负担),他就觉得我都能够承受,能够适应。你比方说举一个例子,这个在台上他要抹红指甲,有一天,他说,张老,您帮我抹这个。我就给他拿那个指甲油抹,但是呢,我究竟是年纪大了,我总觉得我怕抹不好,因为这一抹了以后,抹不好你还得重来什么的...他知道,他知道好像是我在不好意思的,他要让我给他(涂指甲),又怕我拒绝,(他说)好啦,我知道了张老,这个是这么抹,我自己来~~后来我一看他自己来,我就把宋小川叫过来,我说小川你帮他弄一弄,他就觉得,从小的地方他都能够猜到你心里头...

记者:特别敏感度的一个人
张曼玲:特别敏感,不给别人添麻烦




记者:(本来)给他找了两个替身的,为什么不要替身?
张曼玲:对呀,我们院里找了一个刁丽,个头跟他都差不多少的找了一个高个的演员刁丽,这就是教他这个转身,这个卧,这些东西就想弄个替身。他说不要的,我自己练,他自己练,自己走,走得非常好,他天天练。有时候吃着吃着饭,这个下了工了,我们在背影一块吃饭,坐在这位子上,他都跟我咬耳朵(说悄悄话),“张老,我今天这个动作,您看怎么样?”我说你这个动作不行,还得练,还有点欠(火候),他说了张老你放心,明天,我一定今天回去好好练,明天我一定按你的要求去做。第二天来了,马上,就先来了,先给我做这个动作,嚯,我惊讶了,我说不得了啊这一宿之间哪,一夜之间哪,你就变样了!刮目相看哪!就是这个打扇子,就这么一个动作...其实这些东西,你比如说他不(这样)弄,他也就是这样,但是我们要求,圆。是吧,这些东西,他做的非常好。我们这个艺术交流的过程当中,我就觉得他的人非常认真,非常诚恳,我觉得他很真实,有一次我的先生史燕生去得比较早,那天我没在那儿,去了以后一看,这个国荣啊已经把腿耗(压)在那儿了,压腿呢,我先生就问他说,国荣你太累了,你这么早就练,你脸都练得特别通红,就问他说,他说没事,我出汗了练的。
后来才知道,他发烧了,39度多,他还在坚持练。
张曼玲:他研究梅兰芳先生的指法,兰花指,他很细致,到后来一直拍到这个拍霸王别姬的时候他还有一段昆曲,他去唱,也很认真,当然这个时候在教的过程当中,我说国荣啊,我说昆曲我不太灵通,也学过,但是我一定给你找一个好老师,真正的昆曲老师,当时我就给他请了北昆的蔡瑶铣。我把蔡瑶铣(请来),我去他家请他,把他请到北影给国荣说戏。
记者:您看这老师当的!

张曼玲:(笑)是的,有很多老师都帮助他。
记者:而且他对于周围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非常地关心..
张曼玲:合作者,我们说底下,给他穿服装的,给他化妆的,说到这里我就觉得,我想起这个谁,林青霞有一句话,有一次我们到香港去,看他的演唱会,到这个林青霞家里去聚会,林青霞跟我说,他就说,张老师,像国荣这样的人品,在我们演艺圈里,不多。所以我们觉得,就是一个多月的辅导,我完成任务就算可以了,拜拜了,是吧,但是我们的友情,继续了这么多年,直到他“走”。






张曼玲:一知道有什么消息,到哪个饭店了,或是到哪个排练场,那个周围的人哪,连我都(觉得),我都觉得特别紧张,特别地,人特别多,知道他的消息一点儿,有一点消息,比如他什么时候上车,或者什么时候来,哎呀那个人啊真是(多)!当然也有一些个保护,或者说保护工作,我们很自然的...有些很多年轻人,先不找他,先找我,拿了好多那个什么卡,请张老师,您让张国荣给我们签字,签名,真的,我现在还有好多...


记者:那怎么办,您拿到这些卡怎么办?
张曼玲:就是我拿给他,一大堆,我说国荣,那么多人,签签,他说好,他就一个一个签啊签,我说这儿还有这俩,他又来来来(签)...真是,我们就觉得,特别地这个紧张。呃比如说到那个香格里拉(饭店)去,我们吃饭,那些厨师,那些个服务员,都知道了,马上就吃完饭,就都到这餐厅来了,在他的包间里来,合影、签字、留念,他就真的不拒绝的,很热心地跟服务员合影、一起照相给他们签名。我觉得他都是,就是说,把大家吧,都放在他心里。
记者:而且他对于周围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非常地关心,好像对于当时剧组的这些人,因为是夏天拍戏特别热...
张曼玲:对,我记得好像还给这些孩子们买雪糕啊
记者:他还负责剧务的工作啊
张曼玲:(笑)买雪糕啊,买这些个冷饮啊...好像他这种做法都是很自然的,他不是“做”出来的,这是发自内心的这种真挚、真实,真挚!真实!


张曼玲:那个庆功会上,他激动得不得了,他哭了,他哭了。他在这个庆功会上,感激的都是大家,所有的拍摄的人员,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幕前幕后(的人),他都去敬酒。
记者:他是个不胜酒力的人吧
张曼玲:哎呀那天还真..他真的喝多了,真的,庆功会,那天我在,我在,后来我就觉得,他太激动了,他不忘别人对他的帮助。
记者:可是以后还是有机会再见面的啊
张曼玲:是,虽然再见面,但是(他觉得)我今天这种感情,这种激动的感情,实在是不能自控





记者:这些事情发生之前你会想到这些吗?比如说戏拍完了,你觉得你们还会有联系吗?可能没想到之后会有联系...
张曼玲:我也没有想到,工作完了,我完成任务了也就行了,就没想到他再来,还要招呼你。
记者:后来有些什么交往?


张曼玲:我举一个最这个什么的(例子),每次他回到香港以后,片子拍完回到香港以后,他经常来北京,只要一来北京,(就打)电话(给我)。(他说)接张老师,那么他来的时候是匆匆忙忙,比如说今天上午来了,晚上我(张国荣)就回去了,那他也要跟你见一面,去喝点咖啡呀,喝点茶呀,或者吃顿饭哪,他都要跟你在一块儿交流,为什么,就问候你近来的身体情况、工作情况,家长里短的这种,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这个不是我说,金钱换不来的。





(旁述:张国荣感念恩师对自己的教导,曾两度邀请张曼玲夫妇去香港游玩。)

张曼玲:第一次是他的演唱会,一个是他的生日,我觉得他慢慢地拿我跟我的先生史燕生,好像是父亲跟母亲,这样去对待,细节的地方噢,比如说,吃饭的时候必须坐在我旁边,必须让我坐在上座,他布菜、添菜、盛饭,他都跟你,简直就(像)照顾老人一样的,他不会让你自己去坐计程车,或者是坐地铁,(而是)车接车送的,你像,他在山顶,有时候我们住在这个旺角或者有些地方,有些距离,他一定要开车去接我。
记者:他自己亲自吗?
张曼玲:对,而且我感动的是什么呢,这个开车的,让你上车的时候,扶着车门,怕你碰头...
记者:很注重细节的一个人
张曼玲:真的。完了下车,他开车,他下来,(他说)我是您的车夫!开开车门,把你搀出来,送你回去的时候,看你送到楼上,送到宾馆,(他说)“老师晚安”开车走。绝对是这样的,我这个真的没有...时我就觉得,哎呀这个孩子太可爱了,太那什么了,他都不是那么虚虚假假、特意地去表现,那咱们也受不了...
记者:受不了
张曼玲:(笑)受不了...(他)就那么真实!很自然


张曼玲:他那个演唱会好多“小猴”,给他翻跟头,给他那个演唱会...
记者:从哪儿找的那些孩子?
张曼玲:戏校啊,在我们戏校
记者:北京的戏校?
张曼玲:对啊对啊,在戏校,都是我们的,现在我们小一辈的同学,都对他们都特别好,特别关心,都跟他们令哥们儿,没有那种巨星啊大演员啊这些(架子
记者:他可能没有单纯地把他们当做合作者
张曼玲:对的.
记者:您也挺直接的,送他东西还问他
张曼玲:就是我说,国荣我们这真不行,你这东西我们没法给你买,高级的我也不知道,高级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普通的,你喜欢(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这样吧,他跟宋小川跟我说,“您送我拖鞋,送我两双拖鞋”。
记者:为什么是拖鞋呢?
张曼玲:我说送拖鞋什么意思啊,(他说)把邪气拖走。


记者:噢,他们有这种说法...
张曼玲:他们有这种说法。还有一个,在那一阶段呢,有时候近的时候他也跟我们说,就有时候香港那些狗仔们,就是追逐他的那个照相的、跟踪的什么,他说有时候我到洗手间,他都那什么(照相),后来马路上,我(张国荣)一看他来了我都跑到洗手间躲开。这是这个什么,拖鞋,我们就跟宋小川到北京大的商店去,那时候王府井商店是最那个什么(大)的,我们去给他买,但是买的质地都还是皮拖鞋,皮的,皮的拖鞋给他,搁在那个红的鞋匣子里。我记得他拿着这个,还跟宋小川照了相。我们送给他,他很在意这些东西,这也包括他要求完美的(个性)


张曼玲:那时候我的先生呢,他已经到了癌症的晚期,(张国荣)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从香港特为看我的老伴,让宋小川陪同,我住在和平里,五楼,他去了,上午十点去的,我的房间的卧室也很(小),也就十一平方吧,他搬了我们家一个这么高的一个板凳,坐在我老伴的床前,他不吃东西了,已经进食很困难,他就跟他开玩笑,(他说)“史老头儿”,很亲切,(他说)你跟我一块儿吃,给他盛的那个,做了一个很简单的鸡蛋羹,咱俩一人一半,你吃一口我吃一口,看咱俩谁吃的多。就哄我这个老伴儿吃饭,坐在板凳,就给他吃,(他说)你一定要多吃,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就安慰他,完了我们就在那儿忙活,他就一直没离开他,从上午十点一直到下午四点,陪着聊天,陪着让他开心,让他高兴。我的老伴儿从来没有哭过,这个举动,我的老伴儿哭了,嗡嗡地哭,他就像自己的孩子,对待自己的老人这样耐心,这样亲切,这样自然。


张曼玲:我老伴儿已经走了,国荣还惦记着我,(指照片)这个不是我的家,这个拍照,这张照片不是我的家,是什么呢,是我的老亲家家,我是寄住在人家家,他们去到外地去了,当时我住在他家的时候,他都追到这儿,十七层。而且呢,他一看见我这儿,我是这会儿带孙子嘛,他看见了,(他说)张老,我跟他拍张照,多么亲切!
记者:就是啊
张曼玲:这个你说他是做出来的吗,而且旁边没有人啊,他不是在银幕上,他不是在广众之下,就是我们两个人,我们祖孙。








记者:他喜欢白娘子的什么扮相吗?
张曼玲:扮相,他特别喜欢白的,带点白的,也很好,他特别喜欢这张照片,他送给我先生的,(送给)史老师。
记者:这是在什么机会下(拍的)?
张曼玲:这就是在现场,拍摄现场。
记者:他是因为自己的喜好,就是特意要扮成这个...
张曼玲:白素贞的这个扮相...这是跟我先生一起照的


记者:4月1号那个消息出来的时候,您通过什么方式知道的?
张曼玲:宋小川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张老师,国荣“走”了,我说上哪儿去了,上哪儿去了,他说,走了嘛,我说上哪儿去了,(他说)没了,(我说)你胡说,你别开这玩笑。有时候这个宋小川特别爱开玩笑...他说张老师我能开这玩笑吗,真的。告诉我从二十四层楼,我说为什么!我嚎啕大哭。
记者:接受不了
张曼玲:我接受不了,我真的接受不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客户端|小黑屋|Archiver|QQ群|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荣光无限|沪ICP备09096540号-1     

© 2002-2018 荣光无限 - 张国荣歌影迷网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